櫻火/親友MODE

文章努力搬過來中(?)


這篇櫻火,是今年七夕賀文,雖然說聖誕節已經要到了


嘛,沒關係聖誕節有空再來填一篇嘟嘴(欸


不過主角要拿誰開刀(?)呢……有待觀察阿部(淦!!!


炙熱的假日午後,這天櫻井琉夏出外不在家,只剩櫻井琥一在家一個人發愣著。高掛在上空的艷陽毫不留情將紅外線釋放到地球各個角落,讓在車水馬龍街上的人們像熱鍋上的螞蟻四處逃竄,只為了找個能喘息的空間。

「琉夏這傢伙……唉,跑到海邊去,真好。」櫻井琥一躺在沙發上,抹去了怎麼擦拭也擦不完的汗水。

叩、叩叩叩……

「煩死了,又來了。」不知從哪發出的聲音讓櫻井琥一氣得從沙發上跳起,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走到一旁的電扇。

原來是電扇又壞了。

櫻井琥一先是敲敲馬達,再是重複按開關,最後以食指撥動電扇的葉片,電扇才又重新振作起來。修理完畢,他又繼續滾回沙發上慵懶地癱躺。

「早知道就跟琉夏他們去海邊了……不行,這樣會變電燈泡。」

櫻井琉夏今天與源川未咲一起去海邊玩,本來想順便約她的姐姐━源川咲日一起去,偏偏很不巧地她今天早已經新名旬平有約。因此,櫻井琥一為了不想打擾弟弟美好的約會,於是拒絕跟他們一起去海邊遊玩。

他閉上眼努力讓自己心平靜些,突然一陣雷聲驚醒了他,滂沱大雨如傾覆般倒下,他才明白為什麼會熱成這樣━━因為要下雨了。

「下雨了啊……他們幾個沒事吧。」櫻井琥一看著窗外的雷雨,想起來去年與咲日到海邊遊玩時所發生的事。

那天與平時一樣也是艷陽高照,但不久後卻下起了午後雷陣雨,兩個人為了躲雨而跑到離他們最近的青之洞窟內。轟隆的雷聲讓源川咲日感到害怕,平時外表裝得在堅強,但實際上也是個女生,也會有害怕的時候……源川咲日畏懼時的神情,恐怕是櫻井琥一看最多次了。

每一次在她需要幫助的時候,櫻井琥一總是第一個跳出來幫她的,至於原因━━或許是自小的羈絆吧。

「現在咲日……是跟他在躲雨吧。」一想到自己喜歡的人跟自己的敵人在一起,櫻井琥一心中燃起不小的怒火,雖然他知道這樣很幼稚。咲日喜歡的仍是他━━這事改變不了的事實,櫻井琥一心理安慰著自己。

突然來的電話聲,再次讓櫻井琥一小小地驚嚇著。

「喂?」

「喂,琥一嗎?是我,源川咲日。」

「咲、咲日?妳怎這個時候打給我,妳不是……」

「哦,」源川咲日尷尬的笑了幾聲,「嗯,本來應該是跟旬平在遊樂園的,只是……今天早上他來電告訴我,突然被便利商便的老闆抓去代班,所以今天約會取消了。」

聽到這番話,櫻井琥一心中像是放下了顆大石頭。

「對了,琥一。」

「怎了?」

「下禮拜六是煙火大會,要不要一起去?」

「啊?我?」

櫻井琥一很驚訝,一年一度的煙火大會,源川咲日竟然不是約年下的新名旬平一起去,而是他。

「嗯,我有試著約旬平,可是他說那天又被老闆抓去代班不能去了,所以……」

「唉━━隨妳便吧。」

「真的嘛!那我們下禮拜六晚上七點在火車站集合哦!」

櫻井琥一淺淺地笑了,掛完電話後他鬆了一口氣。自從咲日告訴自己有喜歡的人後,雖然偶爾會基於「朋友」的身分出去玩,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跟琥一討論旬平的事,有時候也會感到一些不耐煩。

畢竟,有誰喜歡聽著自己喜歡的人說著別的男人的事情。

這個約會,櫻井琥一感到格外開心,高中三年的煙火大會都可以跟她一起去,這事讓他倍感開心的緣故之一,次之,是因為撇開新名旬平不說,她是源川第一個想起可以約的人。

只是這機會來得像是別人不要的,讓櫻井琥一心中難免有些小不爽。





時間飛逝,一下就到了煙火大會的當天。距離七點還有十五分鐘,源川咲日已經在車站等待櫻井琥一的出現,卻不料車站總是有人愛出來攪亂。

「YO~正妹!很SEXY哦!是要去看煙火嗎?要不要讓我們SEXY的一起去看SEXY的煙火YO?」

誇張的金色蓬鬆髮看起來就像是頂假髮般隨時都可能會落的的模樣,嘴中還都囔著奇怪的語調,讓源川咲日看得一整個不舒服。

「不好意思我在等人。」她禮貌性的回答。

「YO~別這個冷淡嗎~一起走吧!」前來搭訕的男子似乎不以為意,貌似想直接拉著咲日走。

恰巧到場的櫻井琥一看到此畫面感到不耐煩,隨後跨大腳步走進,肘擊了搭訕男子「滾開,你這傢伙。」他居高臨下瞪著他說道。

前來搭訕的男子看到櫻井琥一死命瞪著他看,話也不說也只是叫著逃跑了。

「久等了,走吧。」

「哈哈,琥一,很帥哦♡」

「妳……沒事幹嘛學琉夏啊!笨蛋!」

「哈哈,琉夏說一定要找時間用這招整整你,還說可以看到你臉紅的樣子。」源川咲日大笑,爆出了櫻井琉夏一切的陰謀。

櫻井琥一搖搖頭,「琉夏這傢伙……」他喃喃自語著。

到了煙火大會,差不多將近七點半,而在會場繞一繞,發現了櫻井琉夏及源川未咲。

「咦,姐姐?」

「啊!未咲!!!」看到自己心愛的妹妹,咲日馬上飛撲了過去,「未咲你也來煙火大會了,我怎不知道今天你跟琉夏也會來。」

「嗯,在放暑假前就約了。」

「不是哦,我們在高一的暑假就約好以後就要一起來了,對吧未咲♡」

「嗯……是啊,更正確來說這樣。」

「嗯,我們還說好以後每年都要一起來的♡」櫻井琉夏輕摟著源川未咲的腰,臉頰貼福在他的褐色頭髮上。兩個人看起來就像一對恩愛的小情侶,閃死人不償命。

「你們兩個……」

「唉呀,琥也來啦。……怎樣,有沒有很忌妒?」櫻井琉夏令一隻空出來的手輕柔地牽起未咲的手,帶著挑逗的眼神盯著櫻井琥一。

「囉嗦。」他不以為然,當作沒看見,但內心快被琉夏氣死了,明知自己不能對咲日這樣做,但琉夏一直在挑逗琥一。

櫻井琉夏嘆笑,而源川未咲被他玩弄得滿臉通紅,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算了算了,未咲,我們一起去吃糖葫蘆♡」

「咦、嗯,好,那姊姊、琥一,我們先走了喔。」語畢,源川未咲被迫不及待的櫻井琉夏緊握著手往賣糖葫蘆的攤販跑去。

源川咲日看著已跑遠的兩人笑得很溫柔,於是櫻井琥一問她:「妳也很羨慕嗎?」

「嗯?羨慕啊。能跟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做每一件事,這不是再好也不過了嗎,不管是琉夏對於未咲、還是未咲對於琉夏,都是很重要的。」

「是阿,自從你們回來後,我也越來越不擔心琉夏做一些蠢事了……真多虧了未咲。……今天不能跟他一起來,會不會感覺很可惜?」

「唔,」源川咲日尷尬的抓抓頭,「有一點……可是,琥一能陪我來,我也很高興啊!」她對櫻井琥一露出一個大笑容。

「妳哦……走吧,我們去附近逛一逛。勾著手臂吧,人很多。」櫻井琥一拱起左手作勢要咲日勾住,咲日也伸出手勾住。

「那,我想吃棉花糖!」

「唉,算了,妳高興就好。」




雖然咲日沒有說要讓琥一請客,但櫻井琥一仍是像爸爸疼女兒般自掏腰包請了咲日吃了她所以想吃的東西。

「喂,吃慢一點,等等肚子痛。」

「放心吧!我的胃也是不死之身!」

「琉夏到底是教了你什麼東西啊,唉……」

走著走著,煙火大會已經開始,「啊!開始了!琥一我們走進一點看!」語畢,源川咲日拉著櫻井琥一在人群中穿梭,一個不注意她踩空了一個階梯。

「哇!」

「喂!咲日!」所幸櫻井琥一還勾著源川咲日的手臂,及時將她拉回來,但一個重心不穩,櫻井琥一一屁股跌在石階上,而源川咲日則躺在他的懷中。「痛、痛死了……」他哀嚎著。

「琥一……,啊!對不起!」看見自己整個人撲躺在櫻井琥一身上,源川咲日感到十分不好意思,連忙將自身扶正,一隻手掩著臉向櫻井琥一道歉。

他只是搔搔頭,但卻沒注意到兩人的手是緊緊握著。但也或許他們也知道,只是不想那麼早放開對方的手……源川咲日的心中感到十分掙扎。

「琥一你的手……好溫暖,就跟那個時候一樣呢,只是現在手已經比我大很多了。」

「你還不是一樣,跟十年前一樣好像就沒長大,還是那麼小一個……」

「什麼嘛!至少我發育也不錯好嘛!」

「喂、喂!誰跟妳講這個啊笨蛋!!!!」語畢,櫻井琥一咬著下唇一語不發,只是紅著臉並傻愣愣地盯著正在天空綻放的美麗煙火。

看著煙火的綻放,琥一內心想著咲日對她的意義。從小,為了保護琉夏總是愛橫衝直撞,也因為這個緣故三不五時常被自己的爸爸打,原因很單純,只是不想讓自己所愛的人被欺負,咲日也一樣……但櫻井琥一明白,對於琉夏的感情是親情,但對於咲日的感情卻是愛情。

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懂什麼是愛情,也不知道該怎麼愛別人,從頭到尾只是想好好保護自己所以喜歡的人不被傷害,卻不知道無形間卻是在傷害自己。不,至少他知道當自己喜歡的人喜歡的是別人時,會有心痛的感覺。表面的堅強總是一時的,內心……恐怕仍是個膽小鬼,不僅僅是櫻井琥一、還有源川咲日。

(我都不知道……她現在抱起來也跟十年前一樣,那麼嬌小。)櫻井琥一心裡想著,現在的源川咲日像小貓咪一般輕倚靠著他,但卻基於太多原因不敢靠得太緊,只是輕輕地、微微地靠著。

卻忘了,他們的雙手仍是緊緊交扣著。

(旬平對於我……琥一對於我……到底哪個,才是愛情?)這半年的時間與旬平的相處,讓咲日覺得有個可愛的弟弟般,時而撒嬌時而可靠,在開學前的第一個直覺是自己喜歡上他了,但面對櫻井琥一有時看到兩人相處時所流露出的寂寞總是讓源川咲日心裡發冷。

「琥一……」

「怎麼了?」

「如果,只是如果,」咲日清清喉嚨,「如果,這段時間我做的事都是錯的,傷害到你,我該怎麼辦……」

「不會的,我相信你的選擇。」

「但是!但是……事實與我想的根本不一樣的話,這樣會把你傷得很深啊……」

櫻井琥一不太了解他的意思,只是站了起來,鬆開了原本緊握咲日的那隻手,改成交叉在胸前的姿勢。

「那麼,就別做出別讓自己後悔的決定就好了。」

「琥一……」咲日也跟著站了起來,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內心恐懼著要是傷到琥一又該如何是好、而自己還能拿什麼臉來見他。

櫻井琥一伸出手拍拍源川咲日的頭,「沒問題的,我會一直支持妳的,咲日。」不知為什麼,櫻井琥一感覺心中有點難嚥下這口氣,好像什麼東西卡在喉嚨般,感覺有些哽咽。

對櫻井琥一而言,咲日,如同他的名子般,綻放的光芒,引領他走向出口,離開那他家自己築起的圍牆內……在不知道何時,早已成了依靠。隨著最後一個煙火的光芒消失,他的內心感到一點惆悵,害怕咲日也跟著消失。

「走吧,我送妳回家。勾著手吧。」

「嗯!」

回家的路上談著大多是學校的瑣事、以及暑假去哪玩之類的,現在咲日隻字不敢提到新名旬平,自己也明白每每在琥一面前提到旬平的事,他的臉色就會變差不少,卻仍是笑著跟她講了許多建議。

咲日逐漸開始明白,自己喜歡的或許不是新名。對於他的感情,也恐怕……只是弟弟般的疼愛吧,像未咲一樣,自己最疼愛的妹妹。而琥一也將咲日視為琉夏外最疼愛的親人,保護著她。

「如果害怕失去他,就把她追過來啊!」櫻井琥一憶起當初琉夏所對他說的。琉夏知道琥一喜歡咲日,卻為了支持咲日與新名而選擇放棄他自己,也因為看不過,在當下,櫻井琉夏送了櫻井琥一一拳,那一拳的痛直達心靈,至今櫻井琥一仍記得。

「琥一,謝謝你,我家到了。」

「嗯,快點進去吧,冷到就不好了。」

「好,晚安!」

說完後咲日就走了,看著她進家門的背影,櫻井琥一鬆了一口氣。

「咲日……我不想在逃了。」櫻井琥一低語著,他不想再繼續當個爛好人成全他們,若可以……「我想親手保護妳啊。」他看著咲日房間窗戶說著。

「保護誰?」

「哇啊!琉、琉夏你別嚇人啊!」

「是琥你自己自言自語說什麼的。剛剛送未咲回來後本來要走,卻看到你跟咲日一起回來了,所以躲在暗處偷偷觀察你們。琥你真是的,可以在他進門前跟咲日索取一個KISS啊♡」

「囉嗦!」

「吃醋就說嗎。我今天有跟未咲索取到一個KISS GOODBYE哦,好幸福哦~♡」櫻井琉夏故意提高語尾,一副睥睨的眼神想氣死櫻井琥一似的。

櫻井琥一低聲悶哼,隨後掐著琉夏往回家路上走去。

「吵死了,回家啦!」

「哈哈,琥吃醋了。」

「才沒有!」








如果逃走不是唯一選擇,那我選擇,要好好面對了。我不想再把妳讓給其他人了,妳只屬於我的。


                                      <櫻井琥一>

題目 : 電玩同人‧TM_GS
部落格分类 : 小說文學

留言

Secret

No title

對了 是說可以整個網誌的東西打包帶走說XD

Re: No title

> 對了 是說可以整個網誌的東西打包帶走說XD

媽的你不講我都忘了啊啊啊啊啊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不愧是醬油神!!!!!!!(眼角含淚膜拜(不

No title

糟糕我忘了太郎篇錯字有點多,要修正wwwwwww


所以還是得慢慢發過來了(燦哭

No title

不過一篇篇挑的好處是可以挑精華的幾篇就好XDDDDDDDD

wwwwwwwwww

喔賣尬的!!!!

kiss goodbye!!!! 可以給我嘛 (太太ww

Re: wwwwwwwwww

> 喔賣尬的!!!!
>
> kiss goodbye!!!! 可以給我嘛 (太太ww

太太妳自重wwwwwwwwwwwwww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