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 Hearts 08/沙漠中的孤獨之身

終於校稿完畢了!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歲(大噴淚(居然


我只能說:想睡時,不要趕文,否則錯字連篇,新注音姬還會用陰謀COMBO妳咦(?






08. 沙漠中的孤獨之身


前方筆直的公路,在還沒到雷紋市前就已中斷。其實這條道路仍在施工當中,目前的進度只到飛雲市出去一段距離就停了。看著眼前茫然的荒蕪沙漠……還有一旁施工時所建造的組合屋,除了這兩個,就沒有其他東西了,以我目前能力所及看得到的範圍。

之後決定,朝著組合屋的方向繞過去,順道打聽那裡的人要如何前往雷紋市。詢路完畢,我們再次出發,免不了地途中仍是有許多野生的精靈跑出來串門子,也有少數訓練家要求要對戰。

也因為這樣,在某次與野生精靈的戰役結束後,身為包衣蠶的美緒開始產生了變化──也就是進化!她的身體被一層薄薄的白光包圍住,隨後越擴越大,直到白光將她身體完全包裹住,體型開始有了改變。

體型比原本長大了些許,成了一個圓球體,頭上兩塊突出物不清楚是什麼,直到白光消失我才能看見美緒的『新面貌』。待白光消失,美緒看起來像是顆『繭』,但卻是被葉子包護住的『繭』;不,正確地說,葉子是她的身體一部分。而頭上兩塊突起物,其實就是兩片葉子。

拿出精靈圖鑑看了看,這是包衣蠶的進化型『包衣繭』。……還真的是繭呢。

美緒因為進化高興地又跑又跳,過了好陣子才停下來。直到她冷靜後,我才將她收回球內,畢竟現在暴風沙還未停止,在沒有任何防護措施下任憑沙子風沙拍打可是件很痛苦的事。

隨後,望向四周,並查看了電子地圖,確認我們的位置,再次展開沙漠探險及前往雷紋市的道路。這段路程之中,真菰小姐要貝露給我的『道具偵測器』十分地有用,在路上一直有奇怪的東西等著我去發現,像是小珍珠、療傷藥等等的東西。

而現在,我心中正想著上次看見的那隻小鱷魚。但是,要找到『一隻』黑目鱷是很不容易的事,牠們大多是成群結黨三至五隻地一起行動,若要一次面對那麼多隻精靈恐怕會有些吃不消。

從施工的區域離開,我們又踏進一片能見度很低的沙漠之中,但出乎我們意料的,這邊的訓練家是出奇的多,有些則是背著大包的旅行家。跟著他們一邊對戰、一邊詢問,得知了很多關於雷紋市的消息。

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怎麼走過去!其中遇到的一位旅行家告訴我,這個沙漠分為兩區,其中一區就是現在我們所在地域,較小;另一區沙漠則是『觀光沙漠』,較大。雖然名義上是觀光,但是是訓練家的『觀光沙漠』,簡單地說,就是那邊有更多野生的精靈,適合訓練家去磨練身手。

而連接飛雲市及雷紋市的這條道路,仍再施工當中。我目前在的這個地方,是還沒有開發到道路的區域,聽說兩座城市是一起展開工程,但雷紋市的進度較快,公路已經延伸到高速公路的附近,而觀光沙漠的前往路線也在幾個月前完成。

在這個較小的沙漠區域,盡頭即是連接雷紋市的公路。要前往雷紋市,要向北走;要前往觀光沙漠,則要向西走。當然,等到我到沙漠盡頭與公路連接的地方,已經過了一天半快兩天去了。

其實一般人走大概一天即可通過,但因為我為了訓練精靈又多轉了幾圈,才這個時間到這。目前,我在站在沙漠連結公路的地方猶豫著:是該繼續往北走先到雷紋市呢?還是先去觀光沙漠繞一繞呢?

最後決定當然是──觀.光.沙.漠.囉!

觀光沙漠內,有很多旅行客與訓練家,我在離入口不遠的地方遇見一名醫生,他說只要跟他打一戰且打贏了,就能幫忙自己治療精靈,不論次數。

答應了挑戰後──我也打贏了,他也相當遵守約定地替我治療這段時間陪著我旅行的精靈們。那名醫生的精靈,我第一次看到,像顆小細胞球。隨後,我又向觀光沙漠的內部走去,尋找心中預定好的下個夥伴人選的小鱷魚。

我和徐倫繞入觀光沙漠內部一處,霎時間徐倫跳離開我的身旁,而她踩在沙面上的腳印開始搖動了起來──是埋伏在沙堆中的精靈出現造成的搖動!所以徐倫踩到後才立刻彈開距離,而隱埋在沙中的精靈也露出一雙漆黑的惡眼朝著我盯著。

「徐倫,使用藤鞭!」一聲令下,她將藤鞭伸出直即那對沙子拍打下,藉著這下拍打,覆蓋在精靈身上的沙子散去,才看清楚這隻精靈是『黑目鱷』,就是我想要抓的那支小鱷魚!

剛才的藤鞭其實也奏效,對於剛剛徐倫的那一下攻擊,那支小鱷魚也已經無力抵抗,看著時機對了,我便朝著那個小鱷魚擲出治癒球收服。但是──我投錯了,拿成高級球,一顆價值上千的高級球就這樣在我眼前飛了出去……

咻──咚!那顆高級球砸落在小鱷魚頭上,便打開將小鱷魚抓入其內,叮、叮、叮──,寶貝球搖了三下後安定下來,我就這收服成功小鱷魚。不過當下心情沒有特別開心,總覺得有些什麼問題出入其中,這次收服也……太過於簡單了,可能是有什麼不為人知的過去存於其中。

帶著徐倫,我拿著精靈球,一同走到沙漠周圍的岩壁邊坐了下來,將那支小鱷魚放出來,先行療傷。將小鱷魚叫出來,我才發現,牠的臉上有一條很長的橫向疤痕,橫穿整個臉部。看著這傷疤,不像近期內被割傷出來的,好似有段時間,幾年恐怕都有了。

用手指輕撫著小鱷魚臉上的疤痕,牠只是靜靜地閉上那雙黑漆漆的眼眸,任憑我的手指撫過自己臉上的傷痕。徐倫也蹲在一旁,伸出藤鞭摸摸牠的頭。小鱷魚也沒有反抗,也任憑徐倫這樣。

我們覺得挺奇怪的,這隻小鱷魚感覺起來沒有什麼精神,從剛剛見到牠開始,就這樣感覺。我和徐倫連忙拿起背包內的療傷藥,替剛剛戰鬥所傷害到的部分噴藥治療。但,這才發現,除了剛剛徐倫鞭打出的那一條傷痕外,背部、四肢甚至肚子,都有咬痕或者用爪子抓過的地方,看上去是前不久才製成的。

這才想到──黑目鱷,是成群結黨一起行動的。方才遇到牠時,僅僅一隻,而且攻擊牠的時候也沒有看到附近有其他的夥伴向我們攻擊過來,而且身上還有傷痕。看來牠是隻被排擠於外的精靈,單獨一隻孤零零的生活,身上的傷,或許是同黨夥伴所造成的;還有臉上那一長條疤痕,看樣子也是被爪子深深刺入所刮出來的。

也對,人與精靈很類似,會成群結黨、也會排擠他人。

替牠療傷後,才發現牠的體型比圖鑑上記載的黑目鱷圖像還要消瘦,看來有陣子都沒好好進食,才導致這樣吧……

「吶,小鱷魚,從今天開始我們就是夥伴了,請多多指教。」我摸摸牠的頭說道,但牠仍是閉著眼,輕微地點了下頭,隨後露出一點點眼縫。「嗯……你是在沙漠之中生活的小鱷魚,那個就叫你小沙吧。」小鱷魚聞言,將眼睛睜開,並看著我。

小沙盯著我好一會,還眨著他那雙黑眸,我輕輕地對牠微笑。似乎是看見我的笑容,小沙的精神恢復些許,鱷魚口微微張開,好像是在高興地笑著。比起剛剛的無精打采,小沙在治療完畢後有精神許多,但牠的眼神中仍是少了什麼。

那眼神──是種孤獨,孤身一人沒有人陪伴著自己的孤獨。這對於總是成群的小精靈來說,感受更是加倍。

「啊,順便補充一下體力再上路吧。」看著太陽移動的方向,已逐漸西落,看樣子是已經下午了啊。我將緊急糧食、水、精靈食物拿出,便把精靈們全叫出,不多不少剛剛好六隻。其他精靈看到小沙,都跑過去跟牠打招呼,但看到那個多隻精靈一齊向他靠近,嚇得他退後縮在沙推中。

「各位,他是小沙,比較怕生,所以別蜂擁而上慢慢來……」我圓場著。

大家聽聽後點頭,隨後一個個靠近小沙打起招呼。結束之後,開始吃午餐……也快算晚餐了。接著收回大家,除了徐倫和小沙外。我們三個又在這沙漠兜了幾圈,但看天色逐漸暗了,我們選擇離入口較進在的地方繞圈子,以便往返。

在入口周圍的沙漠地帶逛了幾圈,也開始訓練小沙的對戰。實力感覺起來還算不錯,默契也漸漸培養出,這樣一來第四道館徽章就靠牠了!除外,其他精靈訓練情況也算不錯,但仍主要以訓練小沙為主。

夕陽已沉了一半於水平線之下 ,正當我們打算就此離去的時候,周遭卻颳起了沙塵暴。但是,範圍愈來愈集中,朝著我們逐漸地『縮小』著,才發現,這不是沙塵暴,而是大範圍的『沙地獄』攻擊,將我們籠罩於其中。

若現在叫拉弗出來使用起風吹散,恐怕也不是時機了,埋伏於我們周圍許的『精靈』從我們所站的地上竄出,看來是衝著小沙來的,以往的舊夥伴黑目鱷。

小沙看到他們顯得畏懼,在這被地獄沙困住的中央區域僅有十步路的直徑化成的圓那麼大,五隻黑目鱷在我們前方三步的地方盯著我們,正中央的的那隻黑目鱷體型比其於後方的小弟還要大隻。

「小沙,這些是……你以前的夥伴嗎?」他發出低吼聲回應我,不過我不知道他是在說是或不是。總之,現在而言他們是我們的敵人!

正中央的那隻黑目鱷,右前掌的爪子僅有一根指甲,其他的那隻手上的指甲像是因戰鬥而不小心被拔除掉,長不出來的樣子。假使這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小沙現在臉上那一痕傷疤也極有可能是這隻黑目鱷割出來的。否則,一般黑目鱷的前爪爪子,一隻手有三隻,若是一般情況割出傷痕,會出現三條爪痕才對。

就算用居合斬,也會有三條痕跡。算了,不論是怎樣,要先離開目前的窘境,之後的事再說。

「徐倫,使用藤鞭掃開牠們!」聞令,徐倫用藤鞭往他們打去,兩隻小咖來不及閃躲被打到,立即昏了過去,其餘三隻則成功地跳開。

圍繞在我們的若真的是『沙地獄』,那麼預估一段時間後就會消失。但,若沒有打敗那些黑目鱷,他們仍可以用沙地獄將我們繼續圍住其中。我不清楚小沙和那隻比較大隻了黑目鱷有什麼樣的過去,可是,也差不多是做了斷的時候了。

那隻黑目鱷並沒有理會小沙,而是對徐倫產生了興趣。牠張開大嘴,朝著徐倫直撲而來;徐倫一縱躍身至黑目鱷頭頂,接著旋轉將尾巴打在黑目鱷的頭頂,讓牠眼冒金星。

牠一旁的兩隻小嘍囉嚇得冒出冷汗,一隻已經帶著昏倒的同伴逃跑,另一隻還處在那不知道該怎麼辦。

「徐倫,對牠使用藤鞭!」隨後,藤鞭咻地直打至小嘍囉黑目鱷,可惜打偏了,卻成功地將牠嚇跑。現在就只剩這隻黑目鱷老大了。

黑目鱷老大以解除眼冒金星的狀況,爬了起來。黑狠的雙眼盯著我看著,便蹬起腳步朝著我這快速奔來,看來是想直接襲擊我啊。我將身子側像一旁閃躲開攻擊,但那隻黑目鱷的老大沒放棄,又來撲來一次。

一旁的小沙似乎見情況不對,也不管自己有多怕這隻老大,露出鋒牙著牠咬了過去,將牠壓制在地上。之後小沙就像徐倫一樣,跳了起來在半空中轉了一圈,候用尾巴重擊躺在地上的黑目鱷肚子,隨即跳開;距離我們有段距離的徐倫不知何時以架構好綠葉颶風,再小沙跳開黑目鱷老大的同時她也將颶風投擲過來,給地面系的黑目鱷致命的一擊!

黑目鱷老大昏迷過去,也藉著剛剛綠葉颶風刮起的風,打散了圍繞著我們的沙地獄。再次看見四周時,太陽早收工回家了,四面暗下,不過因為現在是夏天所以還看得頗清楚。

結束了這場突如其來的戰鬥,我們三個先傻了一會兒,又冷冷的看了一眼那隻黑目鱷老大。

「嘛,我們走吧,到雷紋市。」我說,打算就此拋下黑目鱷老大不管。

一旁徐倫看起來累了,打起了哈欠,並扭了扭脖子。小沙走靠近牠,傻傻地睜著大眼看著徐倫,他也看著她,相望幾秒。隨後徐倫揚起嘴角,走到小沙的身旁,一屁股坐在他背上。小沙不以為意,就這樣讓徐倫搭著便車走了到我身邊。

……其實徐倫的特性不是慎重,而是女王嗎?

看到這情況,我無言以對的挑著眉,乾乾地笑了幾聲。就後就帶著他們,繞出觀光沙漠,朝雷紋市走去。

雷紋市──一個繁華程度不輸飛雲市的大城市,整座城以『美』來譬喻再適合也不過,甫穿越服務台踏入雷紋市第一步,兩旁筆直排列的小噴泉延伸至前方的階梯,階梯讓城市與服務台間隔開來,卻又以小噴泉相連結,不疏離。

但,踏上台階,卻看到了最令我頭疼的等離子團,兩名成員正在打劫著一位老爺爺。

「大爺──我知道你是培育屋的人!我們可是等離子團啊!」

「我們正在搶別人的精靈!快把培育屋的精靈交出來!」

他們一搭一唱地說著。老爺爺扶著拐杖,瞇起眼睛想仔細看清楚他們是誰。老爺爺吼道:「這是不可能的!」滄桑的嗓子發出怒吼,卻因太激動而咳了幾聲。見情勢不對,我叫出了拉弗。

走向前,我說:「兩個年輕人搶一個老爺爺,會不會太超過了?」

男子不以為意,露出討厭的笑容回著:「既然這樣,那我們就搶妳的精靈吧。上吧守望鼠!」

「拉弗,使用真空斬!」拉弗的翅膀拍打出新月型的藍色光芒,卻被守望鼠的『見切』擋下。「使用追打!」

拉弗壓低身子飛近守望鼠,將發黑的小翅膀拍打於牠的身上,但不怎地見效。守望鼠刨起地上地掌沙,朝拉弗丟去,卻被拉弗輕巧的身子閃躲過。不對──這邊是磁磚地為什麼會有那麼多沙!

「不管了,再使用一次真空斬!」再一次的真空斬成功命中,將守望鼠打暈了。男子見身上唯一的夥伴倒下,隨即與夥伴撤離。看見他們離開,老爺爺向我道謝後,告訴我自己是三號道路上那間培育屋的主人,才驚覺為什麼這老爺爺很眼熟。

並且,他跟我說前陣子兒子買給自己的腳踏車正放在中心內由喬伊小姐保管,可以的話希望我能收下他,他還是適合用走的散步。隨後,老爺爺沒還聽到我說要還不要,就先行離開了。

腳踏車嗎……也好呢,一個代步工具,這樣以後上路也比較輕鬆。

「啊,雨淇!」我一令,轉個方向一看,原來是貝露叫了我。她跑了過來,興奮地跟我說:「博士告訴我,在雷紋市有很多好玩的地方!比如說遊樂園、大型遊樂場、小型遊樂場、音樂會、還有戰鬥地鐵!我打算去音樂會玩呢,再見囉!」

語畢,貝露就衝走了,我連一句都沒有回啊……
唉,算了,還是先去中心吧,今天也夠累的了。繞在雷紋市的大街上,天色變得比剛才更暗,街燈紛紛開起,形成黑夜中美麗的光點;圍繞著雷紋市的噴水池,一起湧上天際,水花藉著埋於水池底部的黃燈朝著上方天空打去,一點一滴地落下,看起來就如天使下凡時散落的光芒……

同時,而同歡樂的嬉鬧聲傳入我的耳內,這才發現,雷紋市的某處,有著輕快的音樂、孩童的嘻笑、五顏六色的光芒──那裡,是遊樂園。轉頭一看,矗立於雷紋市西端的是一座摩天輪。

而有那麼一瞬間,我似乎在遠處看到遊樂園內有個熟悉的身影閃過──但,或許只是我多想的,或許只是我腦子產生的幻覺罷了。N那傢伙,怎麼可能會在這……

到達神奇寶貝中心,我們暫時結束了路程,打算在雷紋市多待個幾天再說,補充這陣子以來的消耗掉的體力。嘛,簡單說──因為看到了遊樂園,免不了要大玩特玩囉!而且出外旅行的這段日子,除了趕路、逛城市外就是訓練精靈與挑戰道館,難得來到伊修地區有著『娛樂之城』的雷紋市,不好好地在這城市玩,似乎是可惜掉了。

而且,就當是慰勞自己,當作休息吧!就明天一天,痛痛快快地在遊樂園玩個整天,我想不會有什麼報應的吧!

留言

Secret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