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 Hearts 07/飛雲之戰,道館、自由及友情

這次的篇名也好長哦(靠

然後我這個禮拜也沒窗耶呼呼呼羞(淦






然後我看摩天輪又要延後了(摔東西

幸運的話……第八集吧?不然就第九或第十,應該不會超過十一,應該啦阿部貓@(欸

以下為正文






07. 飛雲之戰,道館、自由及友情


午餐結束過後的我們,再次折返回飛雲道館。進入內部,說它是道館……不如說是座室內叢林加上美術館吧?裡頭給人的感覺跟矢車森林差不多,只差不會有野生的神奇寶貝突然跑出來,不,正確地說是不會有『會攻擊人的』野生神奇寶貝出來才對……

在這個小型的叢林迷宮內隨處可見牆上掛著阿迪先生的作品,素描、水彩的作品比比皆是,當然,除外還有很多種類的作品,但依我對藝術這方面的貧瘠的知識只能說出上述兩種。而我在裡面打繞了好幾圈,我才找到了阿迪先生的所在地……

穿越過叢林,我終於看到了戰鬥場地,真是謝天謝天,剛剛還很擔心我要迷路到傍晚了。見到阿迪先生,彼此寒暄幾句後,他告訴我:自己的蟲系精靈正吵的要跟我戰鬥,所以廢話不多說,直接開戰了!

「第一隻,就拜託你了──車輪繭!」阿迪先生讓寶貝球在空中畫出個完美的弧度,一隻像帶刺輪胎精靈從中跑出,於空中滾了幾圈後落地。我習慣性地拿出圖鑑查閱資料:牠是車輪繭,蟲系兼毒系的小精靈,是毒節蟲的進化。

這次的道館我打算以飛行系的拉弗(滾滾蝠)當主力,便立即派他出場。阿迪先生禮讓女士先讓我發動攻擊,隨後我便下令:「使用起風!」

車輪繭被風打得往後彈出一段距離,身上的刺在地上刮出幾條長痕。「使用噪音攻擊。」阿迪先生下令,車輪繭聽令便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這不只精靈難受,連訓練家都很痛苦。

拉弗因為噪音的關係,飛得忽高忽低,看樣子有點頭暈了。啊啊……我也頭暈了啊,拼命著揉著太陽穴時,才發現阿迪先生一點事都沒有,看來是長期與蟲系精靈相處的關係也習慣了『噪音』一招的聲響吧。

重新振作後,我停頓幾秒想了想:『起風』一招屬飛行系的技能,但其攻擊力不太大;而『心之印章』一招是屬超能力系,對於蟲系車輪繭也無法發揮多少攻擊,那麼……或許有點勉強,但還是賭賭看吧。

「拉弗,使出『真空斬』!」這一招真空斬是最近新學會的技能,命中率尚未練至百分百,因此無法保證不會打空,但攻擊力卻比起風還要好,不過我還沒用在戰鬥上的經驗就是了。拉弗的翅膀發出銀藍的光芒,朝著對方車輪繭拍打過去,一道道如新月般的光芒筆直向牠飛去,雖然車輪繭成功地躲過新月光芒的攻擊,卻忽略另一方還有其他的新月光芒朝牠逼近。

真空斬將車輪繭打得不支倒地,阿迪先生似乎嚇了一跳,表情明顯有變化。「妳的實力果真不容小覷啊……」他一邊將車輪繭收回寶貝球內,一邊對我說著。

「接下來拜託你了!」語畢,阿迪先生的另一隻精靈出現在場上,是一個背著岩石的小精靈。這隻小精靈我曾經在路上跟訓練家對戰時看過,牠叫『寄岩蟹』,是蟲系與岩石系的結合體。我記得草系技能的對牠沒有什麼殺傷力可言,飛行系對牠也沒什麼作用。

將屬於飛行系的拉弗收回,我叫出水系的銀(流水猴)前來應戰;若飛行和草系都沒什麼殺傷力,那水系應該可以了吧!只是太久沒有讓銀出來活絡筋骨,有點擔心他與寄岩蟹的實力會有懸差。

阿迪先生的寄岩蟹先發制人,朝銀扔了一掌的沙,讓牠不停地咳嗽。銀拍拍臉,並瞪向那隻寄岩蟹,同時,我才剛要下指令,牠就用水槍攻擊對方,兩隻精靈盡自打起架了。

「阿迪先生,這個情況……」我指著牠們倆問。

「哈哈,偶爾讓精靈自由發揮好像也不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呢。」阿迪先生似乎不反對,可是這樣真的沒問題嗎?道館規則允許嗎……

我們倆個一同觀賞兩隻精靈的『自由戰鬥』,雖然很想下令,但看他們這樣子是聽不進去了啊。寄岩蟹朝銀丟石頭攻擊,但他成功地閃躲過,矯捷地跑到寄岩蟹身旁,用舌頭往牠臉上由下往上舔了上去,讓寄岩蟹打起冷顫。

「啊,這招是『舌舔』……」我小小聲說著。

寄岩蟹冷顫尚未打完,銀跳至一邊又朝牠噴射一記水槍,完美地命中!但是等水槍停後,卻發現寄岩蟹消失了。看著地上鑿出的小洞才知道他鑽下地面,看來是使出『挖洞』了,隨後寄岩蟹出現在銀的身後,往牠背後狠狠撞下去,銀倒下了!

等級懸殊果然相差太大了,我便將銀收回到寶貝球內。

「原來如此,是偷襲啊。」阿迪先生說著。咦,不是挖洞嗎?他看著我一臉疑惑的表情便向我解釋:「妳可能會以為是這『挖洞』,但不是,這種趁著敵方精靈不注意時鑽入地面進行攻擊是『偷襲』哦。」

真、真的嗎……怎麼感覺好像和挖洞沒有差太多?

阿迪先生又補了一句:「但要說是『挖洞』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啦。」他笑笑著回我。

我停頓下的腦子過了一陣子才恢復運轉,赫然想到我還在戰鬥中!

「交給妳了美緒!」蟲系的美緒(包衣蠶)方才上場,寄岩蟹好似看見蟲系夥伴太過興奮,又朝她衝來,嚇得她立即閃躲,隨後跳上寄岩蟹身上使出「蟲咬咬」!

「啊啊!你們倆個等一下啦!不要擅自戰鬥啊!」我連忙阻止這場『自由戰鬥』的進行,但一旁的阿迪先生無動於衷,繼續觀賞著。「美麗的戰鬥之心啊~」突然間,阿迪先生語氣變了調,感覺起來是用『歌唱』的方式說著。

「蟲咬咬」一招結束後,那隻寄岩蟹也倒下了,看來剛剛跟銀的亂打一戰消耗了太多的體力。

阿迪先生見狀後將寄岩蟹收回,派出了身上最後一隻精靈,並對我說:「竟然妳派出包衣蠶,那麼『牠』可是很好的對手呢!」

我盯著眼前場上的精靈,給我的感覺是『很有媽媽的感覺』,而精靈圖鑑這樣說著:護子蟲,包衣蠶的最後進化型態,有種看見小型的精靈,就會使用手腕上的剪刀和蠶絲製作葉片服裝的特性……

果然很像媽媽啊。做完結論後,接著是第三道館最後的戰役了!

「美緒,再一次使用蟲咬咬!」我下令,但這次蟲咬咬失敗了,美緒不僅沒成功使出攻擊、還被護子蟲的「蟲之抵抗」反擊回來,立即倒下。

啊啊……在倒下一隻精靈,這場道館就是我失敗了啊。精靈道館的比賽規則很簡單──皆統一為:道館館主與挑戰者都只能使用三隻精靈,挑戰者可以自由更替使用的精靈,哪一方先擊倒對方三隻即是誰勝利。

所以,我與阿迪先生目前皆屬於兩敗的情況,現在只要誰先擊敗對方另一隻精靈,就是誰獲勝。冷靜下來想了想,還是決定讓這次的『主力』出場應戰,他從寶貝球出來後,我說:「就靠你了!拉弗!──使用真空斬!」

拉弗再次拍打出許多新月的光芒朝護子蟲打去,同時護子蟲的身旁環繞起眾多小樹葉也朝著拉弗打來,雙方一同發動攻擊,真空斬的新月光芒與飛葉快刀的葉片在空中相擊而產生了大爆炸,黑煙竄起、好陣子才散開。

煙散,我倆雙方的精靈仍站在場上,但護子蟲顯然是有受到攻擊,相較之下,在空中的拉弗則沒耗上太多體力。看樣子剛剛的真空斬有攻擊到護子蟲,攻擊並非完全在爆炸中對沖掉。

「拉弗,使用起風!」

「護子蟲,使用保護!」

拉弗攻擊抵達護子蟲之前,她於自身前方築出的結界,抵擋了我方的攻擊。而結界消失同時,她再次使出「蟲之抵抗」。

「用起風抵擋,並將攻擊打回去!」我下令,拉弗便加快拍動翅膀的頻率,將「蟲之抵抗」過來的攻擊反彈了回去,直擊護子蟲,而彈回去的攻擊又炸出一陣黑煙。

「啊……」等待黑煙消失,阿迪先生說著,「是我輸了呢,妳真的很厲害。」阿迪先生將護子蟲收回去,朝著我走過來,說:「給妳,這是『甲蟲徽章』。啊,還有這個。」阿迪先生把徽章及精靈技能傳授方法一同遞給了我,而這次拿到技能學習方法是「蟲之抵抗」。

看來有必要讓美緒學學這招,因為戰鬥之中,『蟲之抵抗』看起來像是將攻擊反彈回去,但並不盡然如此;在發動攻擊時,有像是小石頭的東西漂浮起來,並打過來,由於速度太快的緣故我並沒有看得很清楚。

之後謝謝阿迪先生的指教,我離開了道館。踏出道館還沒走幾步,媽媽給的實況播放器響了起來,而這次是貝露打來的。

「雨淇,妳現在在哪裡呀?我有事想拜託妳呢……」貝露笑笑著說,「我們來對戰吧!」

我連忙回應:「等、等等啊!我才剛打完道館,精靈需要休息一下!」

「沒關係的,我會等妳!我和艾莉絲訓練了一陣子,應該可以好好保護自己的精靈了……」貝露微微地皺起眉頭,並勉強地擠出笑容。看來她對於精靈被搶走一事仍惦記在心……

自己的精靈被搶走對誰都會造成心靈的傷害,之前那位被搶走精靈的小妹妹、還有貝露都是……,而在我心中惦記的事還多了一項:剛剛那場胡亂的「自由對戰」……真的,沒問題嗎?

與貝露談話完畢,我們相約明天在城市最北端的服務站台集合。往城市北端的噴水池在往北走還有一條往北的道路,最末端就是飛雲市的出口,連接著往雷紋市的第四道路。

隔日,我走往飛雲市最最北端的街道,那條路上的行人比其他地方的都還要多,害我都差點就撞上他們。到達飛雲市出口的服務站台,我看到貝露已經在裡面的椅子坐著,看到我的時後立刻跳了起來,高興地向我打招呼。

「開始戰鬥吧!小心不要把LED燈用壞喔!」貝露說,隨後立刻派出了精靈前來應戰,而一旁服務站台的人員仍是以專業地微笑看著我倆,貝露應該取得在這戰鬥的同意了吧……

貝露派出哈蒂犬,泰利犬的進化型。她很驕傲地告訴我:小泰利已經進化成小哈蒂了,看來貝露真的很認真地進行訓練,我可不能輕敵啊!

「拉弗,拜託了!」我派出拉弗,說:「使用真空斬!」

銀藍色的新月光芒朝著哈蒂犬打去,牠未能閃開,攻擊命中了牠。從地上爬起身,哈蒂犬朝拉弗使出撞擊,從地面一躍而上衝往拉弗,他便順著風向往一方傾斜閃開,成功地閃躲掉撞擊。「繞道牠的後方,使用追打!」拉弗壓低身姿飛到哈蒂犬的後方,兩片小小的翅膀周遭發散著黑色煙霧,一同拍擊在哈蒂犬的背部。

哈蒂犬藉著追打攻擊將牠與拉弗的距離拉遠,在貝露一個指令下始出『突擊』,讓仍是低飛於地面拉弗閃躲不及,一撞將他撞至牆面,還好沒撞到LED燈……

「小哈蒂!再一次使用突擊!」聽令,哈蒂犬再一次朝著拉弗衝撞過來,這要閃躲掉恐怕已無辦法,只能跟著使用『攻擊』來當作『防禦』自己了。「拉弗,追打攻擊!」拉弗蹬起黏在牆上的身體,將小小的蝙蝠翅膀交叉於胸口,又散發著黑色的煙霧,往迎面而來的哈蒂犬衝過去。

兩隻精靈相撞聲響惹來路過行人驚恐的眼光,隨後牠們兩一起倒地,這一局平手!收回自己的精靈後,我們倆一同叫出另一隻精靈出來應戰,而巧的是──我們叫出的都是自己持有的第一隻精靈。

「這可能是,兩隻精靈的宿命吧……」我對貝露說,她也點了頭,並對著已經從海球獺進化成雙貝獺的小司說著:「小司,加油啊!」

小司拿起腿上的兩顆手掌大小的貝殼,表示已做好準備。「小司!使用貝殼雙刃!」雙貝獺手上的貝殼藉著光芒的塑造而成刀刃,向徐倫披打過來,她閃躲了第一刀的攻擊,卻沒閃開第二刀的攻擊,打落在肩上。

「趁著牠還沒離開,使用藤鞭!」我下令,徐倫從頸部的隙縫伸出藤鞭鞭打雙貝獺,將牠打遠,這招草系攻擊對於水系的小司十分有用。

「小司,使用蓄氣!」雙貝獺閉上眼,正在集中思緒,身體上被一層陽光般刺眼的膜包裹住自己,隨後貝露又下令:「再一次使用貝殼雙刃!」雙貝獺睜開眼,手上的兩顆貝殼又成刀刃,朝著徐倫攻來。

「使出綠葉颶風!」久違的綠色小龍捲風再次出現,徐倫優美的身姿在空中轉出樹葉製成的小型龍捲風,朝向自己而來的雙貝獺打去,綠葉颶風迎面擊中牠,原本成刀刃的貝殼也恢復原狀,雙貝獺倒下了!

貝露走近雙貝獺,蹲下來抱著他,輕聲說著:「辛苦你了,小司。」她收回雙貝獺,之後又重新振作,對我說:「雨淇真的很厲害呢!但我是不會輕易認輸的哦!」

「貝露,帶著一定要打敗我的決心放馬過來吧!我會用全力應付的!」我回貝露。我們自己也知道,彼此都一同成長,朝著要比現在的自己要更好的目標而努力著。貝露下一隻精靈是小夢,就是她的夢娜,在三曜市時我們一起在夢之遺跡遇到的那隻精靈,還在那跟等離子團打了起來,最後那隻夢娜成了貝露的夥伴。

也是上次,貝露被等離子團搶走的精靈夢娜。

「小夢──使出哈欠!」夢娜呼出一口白色煙霧,散開在服務站台內,一旁的路人聞到煙霧也紛紛打起哈欠,有些則是呼呼大睡了起來,看來這對普通人類也有用。

我摀著嘴說著:「徐倫,使用藤鞭!」再一次藤鞭攻擊仍是命中夢娜,可是徐倫卻沒注意到她吸進了哈欠的煙霧,也想睡了起來。「使出綠葉颶風!」徐倫撐起想睡的身子,跳至半空中轉出完美的弧度,又是一個綠色小龍捲風。

她將小龍捲風打往夢娜,她陷入龍捲風之中打滾了幾圈後又出來,看起來快要倒下了。但貝露指令用『月光』,夢娜的身後出現了淺淺的月亮影子,接收著月亮的精華,她的體力恢復了不少,而這時,徐倫也因為『哈欠』一招的緣故,酣然地進入夢鄉。

見狀,我將徐倫收至寶貝球內,叫出了美緒。一出來,夢娜即對美緒使出幻象光線,奇異的光芒打轉在美緒的眼前,讓她頭昏眼花。「使用飛葉快刀!」我說,她努力支撐身體,但不知怎的往一旁的牆壁撞過去,看來是陷入混亂狀態。

這時的夢娜,又一次使用『月光』,吸收了月亮精華恢復了體力。

「美緒加油!使用蟲咬咬!」美緒因為撞到牆壁的關係仍留在牆邊,她為了不再攻擊落空,快速地爬上牆壁往夢娜的方向爬去,並立刻撲往她的身體,用銳利的小牙啃著夢娜的頭。

夢娜痛得飆出眼淚,我才想起學校所到的:蟲系剋超能力系……

就這樣,原本站上風的夢娜也因為蟲咬咬的關係倒下,美緒贏得拔籌!不過因為這孩子仍處在混亂狀態,所以我讓銀替代她上場。而貝露看見我叫出銀,她也叫出身上最後一隻精靈──炎溫猴。

這樣一來,成了兩隻相剋屬性的小猴子對戰了,希望不要又變成『自由戰鬥』的情況啊!

「銀,使用水槍!」

「小炎,完全燃燒攻擊!」

水與火相撞成了水蒸氣散發掉,讓服務站內溫度瞬間飆高,一旁的路人又朝我們投射異樣的眼光……不、不對,他們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已經圍成一圈在我們的四周,看著我們的對戰。

噢不!這樣被人盯著觀看戰鬥實況好尷尬啊!唉,算了,恥也只會再恥一會兒……我得速速結束這場戰鬥!「銀,朝著炎溫猴的正面噴射出水槍!」火怕水,但我現在擔心這隻炎溫猴和剛剛那隻夢娜一樣也會使用『哈欠』。

不料,他真的會使用哈欠,銀就向徐倫一樣都不小心吸入哈欠的煙霧,他開始想睡起來。但是那一記水槍狠狠打中炎溫猴,現在誰輸誰贏還很難說呢!而且具觀察,『哈欠』似乎會再這一回合發動攻擊,但會再下一回合『產生功用』,即是說:就算現在吸入哈欠的煙霧,也會等一陣子才會入睡。

既然這樣──只要於哈欠發效前再次使用水槍打中炎溫猴,或許就能結束這場戰鬥了!

「再一次,水槍攻擊!」銀鼓起小臉從口中噴出水直打炎溫猴,一舉打至一方的牆上,在旁邊的服務台小姐嚇了一大跳,以為會往自己身上打過去呢。炎溫猴承受不了水槍強力的攻擊,昏了過去,圍在我們周圍的人有些人被銀的水槍噴到身體,讓我連忙道歉,貝露也陪我道歉。

我們將精靈通通收回,而貝露還跟我說了幾句話,她將頭上的帽子用雙手拉低,說著:「雖然我不能像雨淇、裘倫、艾莉絲那麼厲害……但是我從花木鎮離開後,遇到了好多好多的人,也開始思考著自己未來的目標以及自己目前能力所及能做到哪裡。在這段時間,精靈給了我心靈上支撐的力量。」

帽緣下的臉龐,是幸福、是快樂,但仍帶著淡淡的哀傷。

一旁的人看著我們倆個人在談話,也紛紛離去,貝露又再次開口:「精靈被搶走,我很不安、又很無奈,就算這樣,我也覺得是個很好的經驗,能警惕自己不能再發生第二次這種事,旅行真的太好了,和精靈一起旅行真的好棒。」貝露抬起頭,給了我一個甜美的笑容,又說:「希望我們未來能在伊修另一處相見,再會了!」

說完後貝露離開,往第四道路前去。而我開始思考,要跟著前往第四道路、還是折返回飛雲市?在我猶疑的時候,一名男子貼心地提醒了我:前方道路是個沙漠,很容易一不小心就在裡面迷了路,最好多補充一些藥物及食品再出發比較好。說著,我看著他身後的大背包,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背包上頭積著厚厚一層沙,看來這位男子也是經歷一段煎熬的旅程才到飛雲市的啊。他對我補充道:「那位小妹妹(即是貝露),也是準備好很多物品才上路的,我看她剛剛還在這整理糧食和精靈藥物這類的東西。」聽完,我決定先回飛雲市補充物品,讓精靈休息一陣子再上路。

向男子道謝後,我又往飛雲市的神奇寶貝中心走去。將精靈全交至給喬伊小姐,我在一旁的友好商店謹慎挑著便宜又好用的物品……畢竟身上的錢不多啊。最後買了一些乾糧、藥品、防沙披風、防沙眼鏡……噢對,還有精靈用的披風跟眼鏡!總而言之是滿奇怪的東西,也因為金錢有限只買了一套精靈用的防沙用具,披風及眼鏡,看樣子到達下個城市之前只准許我和一隻精靈結伴同行了。

之後等我們啟程,已經是下午的事了。帶著徐倫,我倆披上防沙披風,往第四街道踏出一步──就被迎面而來的沙塵嗆得爭不開眼睛,才想到防風眼鏡忘了帶……

眼前除了一條筆直的公路外兩旁都是一望無際沙,能見度不高。公路很明顯是建造給旅行家走的,不過僅單單這樣直走到雷紋市也太無趣了,所以我和徐倫向對方瞧了一眼,看樣子是了解彼此心中的想法了。

「走──!我們把這邊繞完在去雷紋市!」我指向沙漠,徐倫同意地舉起她的小手,一同朝著沙漠前進。

留言

Secret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