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9櫻井琥一賀/「噓,把眼睛閉上」

耶我沒窗耶!!!羞


然後在這裡做個簡單的介紹,因為我好久沒發GS的文了眨眨(欸

我的斑比是一個分成兩個的這種,簡單說是雙胞胎xDDDD


姐姐是:源川咲日

妹妹是:源川未咲

配對很簡單,琥一對姐姐、琉夏對妹妹xDDD


然後琥一生日快樂花呼呼呼羞


以下為正文





高二的五月中旬,這時的氣候已逐漸熱起,很多學生雖然都衣著制服外套,但一到教室內部便開始將厚重的外衣脫下。今日天氣──異常地好,不如說,陽光普照,與夏日酷暑懸掛於上空的烈陽相去復幾許。

在教室中的許多學生都像團泥癱軟在自己的座位上,有的人甚至已將裡面的制服自行更改為短袖制服,但老實講,平時出教室外都一定得穿著制服外套,誰也看不出來裡面穿的白色制服是長是短。

不過學校內沒有強行規定換季前不得擅自改變穿著,多是彈性開放給學生選擇。當然,也有些人夏季仍穿著冬季制服,三年級某位學長似乎就是如此,可能是想隔離烈陽射下的紫外線吧。也有人,雖然在夏季穿著冬季制服,但總是將衣袖捲至手肘附近。

「因為琥的夏季制服好大件──」

櫻井琉夏也像在教室內其他的同學一樣,像團泥爛在自己的桌上,並一邊回答源川未咲所問的問題。他的哥哥櫻井琥一,看了一眼琉夏嘖地一聲並回句『囉嗦』,又繼續撐著臉龐等待第一節上課鐘響。

源川姐妹與櫻井兄弟這四人是青梅竹馬,雖然中途姐妹倆搬離振翅市有十年之久,卻因為父母調職緣故又再次重返這充滿兒時回憶的城市,也因為緣份真的是無限大──世界也真的是很小,四人又再次相逢,上了同一所高中。

坐在櫻井琥一前面的是姐妹之中的姐姐源川咲日,她趴在桌上,好似再想什麼,卻又不像其他按耐不住溫度而爛在那的同學一樣。櫻井琥一開口叫了她,卻沒有回應,他又試著放大音量多喊幾次。

「咲日、咲日。」對方仍是沒有回應,「喂──!咲日!」琥一的音量已經可說是用『吼』的,在教室內的人都轉頭朝他看去,包含那些癱軟如泥的同學,也抬起頭看著他。

教室一陣沉默,源川咲日也被嚇了一大跳,連忙轉過頭問怎麼了。

櫻井琥一被那些來自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眼神搞得很尷尬,略微低著頭嘆了一聲,等待目光消失,他才重新開口問了源川咲日:「妳怎麼了?」他就只是單純想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或是有大事發生,因為從早上進到教室,她一句話都沒跟櫻井琥一說到,甚至一聲早安也沒有。

他心中感到不自在,似乎像有什麼人將他生命中一個很重要的元素抽離。

「啊……沒、沒什麼啦。」咲日尷尬地笑一下,不過眼神卻很明顯在躲櫻井琥一。不知怎地,他心中有陣涼意拂過,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勉強擠了句:「嘛……沒事就好。」語畢,兩人沉入一股寂靜,這畫面一旁的琉夏與未咲都看在眼裡。

櫻井琉夏問源川未咲,他們是不是吵架了?未咲回答不清楚。上課鐘聲響起,開始了第一節課。到放學的這段期間,源川咲日非常地心不在焉,三不五時就問第幾頁?哪一段?甚至連現在是什麼課都問出來了。

未咲擔心姐姐,是不是有心事;琥一擔心咲日,是不是自己做了什麼事惹她生氣;琉夏擔心咲日,是不是琥對她做了什麼壞事。而當事人源川咲日──則是煩惱今天要挑哪個時段把東西拿給櫻井琥一。

中午的午餐時間他們待在教室一起共進午餐,未咲也在觀察自己姐姐是不是真的有心事在煩悶著。但看著她夾筷子的速度一直沒有停下來,想必是胃口很好,應該不是心情差造成的。反觀另一邊的琥一,卻沒什麼動到便當內的菜色,低著頭看著便當內部的米飯,不時抬頭偷瞄一下咲日。

源川咲日也抬起頭,一不小心就跟坐在正對面的櫻井琥一正眼對上,一股熱燙的感覺從臉頰燒至頭頂,隨後連忙低下頭繼續吃著便當。而櫻井琥一一臉茫然,但看上去心情像是不錯,嘴角微微揚起。

「不對勁,他們倆個一定是發生什麼事了。」放學後,櫻井琉夏和源川未咲一起回家,在路上他這樣講著,「會不會是琥真的做了什麼不該做的事了──!」他轉頭看向未咲,把眼睛睜得大大並特地加強這句話的語氣,很明顯在逗她。

未咲笑了出來,回:「不會的,我相信琥一君不是那種人。」

琉夏似乎對未咲『很信賴』自己哥哥一事產生一點小醋意,連忙問到:「吶,那麼未咲也相信我嗎?」未咲聞言也沒有猶豫一秒鐘,並點頭回答相信。琉夏很高興,並牽起未咲的手繼續走回家,在外人眼裡,他們完全是標準的一對高中小情侶,根本想不到他們都還沒告白,但其實雙方心中早已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存在。

另一方面,振翅校園中還有一個人在校門口遲遲未離去。

看著校園中的人一個個地出來,就是看不見想要找的人,到現在,只剩他一個人在外頭乾等著。『她可能回去了吧……』他心中想著,並感到落寞打算就此回家時,一隻纖細的小手抓住了他的衣服。

「對不起……剛剛幫老師整理文件弄太晚了,你果然在這等我呢。」她不像早上那樣一直迴避他,現在是自然地直視對方那雙帶著金褐色的眼眸。「琥一,我們到咖啡廳坐坐吧?」

櫻井琥一點點頭,並搭著源川校日的肩一起離開校園。「我剛好也有事想跟妳講。」他說,並朝著咖啡廳前進。


咖啡廳內氣氛極佳,昏黃的燈光散佈著浪漫的氣息,輕柔的音樂讓人紓解心靈。服務生端上兩位所點的餐點,將兩杯咖啡及一塊小蛋糕排放好,禮貌性回話後即走離。

櫻井琥一不解地看著眼前這塊小蛋糕,他記得自己只點了杯咖啡,難道小蛋糕是咲日點的嗎?他記得,咲日平時不會吃蛋糕,除非特定日子。對了──!櫻井琥一心中喊道,他才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來著。

看著桌上這塊精美的小蛋糕,咲日將它推向前方的琥一,並從書包內小心地拿出一個綁有蝴蝶結的小盒子,放置蛋糕旁。「琥一,生日快樂。」她給了他一個甜美的微笑,略微瞇的雙眼中有種幸福的感覺。

櫻井琥一似乎有點明白,為什麼源川咲日今早一直心不在焉、一天下來都沒跟自己說到什麼話的理由。

「唔,從早上我就一直想到底要什麼時候要給你禮物,還有……一些話……」越後面,她說得越小聲,櫻井琥一聽不太清楚她最後一句是什麼。

「嘛,不過謝謝妳,咲日。」櫻井琥一露出難得一見的燦爛笑容,看來他真的很高興收到這樣的禮物,之後他問:「妳也真是的,怎麼不多叫一塊蛋糕一起吃?」

她笑得有點苦,回:「因為這個月,我快沒錢了……」

聽見她的回答,櫻井琥一會心一笑。他拿起蛋糕旁綁有蝴蝶結的小盒子,示意咲日一眼打算現在就打開,咲日點點頭,他便拉開蝴蝶結,將盒子打開。一看,是個金銅色的小徽章,櫻井琥一看得有點嚇到,拿起來仔細端倪了一會兒,問道:「喂,妳……是不是因為這個徽章,所以這個月才快沒錢了?」

只見源川咲日尷尬地笑了,看來真的是這回事。這徽章看起來有點年代價值,與一般市面上所噴漆上的徽章差別甚大,論重量、質感,皆是這個金銅徽章勝一大籌。

「我很喜歡,妳很懂我的喜好呢。」他說,嘴角微揚,並看着對面的源川咲日。這一笑,不知讓源川咲日心中激起多少的漣漪,深深地深吸一口氣後又害羞地低下頭。

櫻井琥一覺得這樣逗她挺有趣的,尤其是看她驚慌失措的一面,因為頗為難得。在振學中被大家冠上『振學母親』的源川咲日,做事總是謹慎小心、溫柔體貼,鮮少會有驚慌失措的一面。

發現櫻井琥一在笑自己,源川咲日覺得有些尷尬,不過對於琥一這樣的行為她早已視為是彼此是朋友才會有的一種表現。因此她決定反過來鬧他。咲日拿起蛋糕一旁的小叉子,從邊緣切了一小角下來,插了那一小塊拿在櫻井琥一嘴唇不遠處。

「喂……妳在幹嘛?」這次換櫻井琥一的臉開始漲紅,只見源川咲日正在努力憋笑,她回:「餵壽星呀~♥」並故意在語尾帶上甜蜜又有點撒嬌的語氣,這招是琉夏本人傳授之百分百讓櫻井琥一心跳百分百的招式其中一招。

櫻井琥一皺著眉,觀望一下四周。「這、這裡不好吧,唔?」他話還沒說完,源川咲日已經把蛋糕送到他的嘴中,讓他來不及反應發生什麼事。吞下蛋糕後,那甜而不膩的奶油在喉嚨中化開,發出清淡的奶香味,這個蛋糕挺好吃的,櫻井琥一想道。

應該也要讓咲日嚐嚐,他心中想,打起一個主意。

抓住她拿著叉子的手,他拿取咲日手上的叉子,也切了一小塊蛋糕,做了和咲日一樣動作──餵蛋糕。

「咦?」對方詫異着,臉上紅暈漲起。

「壽星權力最大,吃吧。」櫻井琥一露出帶點邪惡的笑容,半威脅地要咲日也吃一口蛋糕,也一邊看著她那害羞的小臉擺著猶豫不決的表情。

最後,受到半惡勢力的威脅,她吃下那口蛋糕。

甜又綿密的蛋糕經過咀嚼後順著食道滑下,清甜的味道散至口中。

「啊,好好吃……」源川咲日訝異自己買的這個蛋糕這麼好吃,因為她不常吃蛋糕,所以挑選蛋糕時也是憑著自己的直覺選擇。她看向櫻井琥一,才發現他的嘴角帶著一點奶油。「等等,別動哦。」她伸出手指,將嘴角邊的奶油塊抹進他的唇角內。

這一個舉動,讓櫻井琥一差點壓抑不住男人的那種野獸本性……

但他成功地克制下來,正傻愣愣地盯著源川咲日。就算是『振學的母親』也不是這樣做的吧?「喂,妳對其他人也這樣嗎?」他用手略為摀著嘴,問道。

「咦?大概只有未咲我會這樣做吧……啊……」源川咲日這時才被櫻井琥一的問題點醒,才發現剛剛做了什麼事。她低下頭想用瀏海遮住羞紅的雙頰,持續大概幾秒卻又被櫻井琥一聲音叫住,抬起頭看著他。

她看著櫻井琥一,對方伸出跟手指放在自己唇前,示意要她安靜。「把眼睛閉起來,」對方閉上,他又繼續說:「妳的臉上,也有奶油……」

櫻井琥一將語氣柔化,從椅子上微微站起,將身子往源川咲日挪進,自己的臉龐慢慢地靠近她那正閉著眼的精製的小臉──

『啾』的一聲,櫻井琥一覺得右側的臉頰被什麼溫熱的東西貼上去,一旁還有女子輕微的尖叫聲。

「不可以哦,琥不可以把咲日ちゃん吃掉。」

聽到聲音後櫻井琥一嚇得一屁股跌回原本的位置上,但後腦勺卻因為作用力的緣故『叩』地撞到後方的牆壁。

「笨蛋琉夏你剛剛幹了什麼好事啊──!」櫻井琥一的怒吼傳遍整個咖啡廳,店內的客人皆紛紛轉過來看他,而站在櫃台的店員正在偷笑著。

櫻井琉夏像個小惡魔笑著回答:「『啾』啊,哈哈。」在他一旁的源川未咲因為剛剛琉夏親了琥一臉頰的行為嚇了一跳,而咲日已經打開眼睛看著他們兩個問發生什麼事。

「啊──剛剛啊,琥企圖要吃掉妳呢!」櫻井琉夏對著源川咲日說。

「囉嗦,我才沒有。」櫻井琥一反駁。

琉夏看了櫻井琥一一眼,又說:「琥,你的臉好紅哦。啊,嘴角上還有奶油哦,要不要幫你用掉?」

「不用了──!」櫻井琥一秒答,對於剛剛發生的事腦中仍是一片混亂。

源川咲日也是一片混亂狀態,究竟閉著眼的那短短幾秒內發生了什麼事?源川未咲則是告訴自己的姐姐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櫻井兄弟倆有趣的鬥嘴結束,琉夏把琥一推進沙發內要他讓一個位子給他坐,並向服務生喊著:「我要兩份鬆餅還要一客草莓聖代──!」喊完之後他轉頭看著琥一:「琥,壽星請客吧!」

「啊──?」

「來不及了哦,哈哈。不過我開玩笑的,今天是琥的生日呢,我請客吧。」櫻井琉夏看著被自己鬧得正在頭疼的哥哥開心地笑了,而跟著他一起來的未咲也已坐在自己姐姐的旁邊。

原本的單獨約會現在已變成幼馴染的聚會,這四個人一同在這個充滿回憶的城市一角的咖啡廳內,共襄盛舉著童年好友的生日──

至於,源川咲日與櫻井琥一所說的『有些話要告訴你/妳』,又是什麼話呢?或許在某一天的某一個地點,他們都會對彼此說中心中的那句話吧。

留言

Secret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