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 Hearts 05/龍骨化石與傳說精靈

因為擔憂生命安危所以把第五集打完了。燦淚@


這回有壓低字數,然後多加了小小的後記嘿


然後因為只審查一次稿子有不通順或錯字請通知1605662158.jpg




「喂!你們這群傢伙!不許在這胡作非為!」阿羅埃大媽撕開嗓子般地朝眾多等離子團成員吼道。

聞言,一名看似領頭的人走向前,打量一下阿羅埃,說:「七寶市道館館主阿羅埃……妳終於來了啊。」並一邊露出了計畫成功的狡詐笑容。「為了讓精靈獲得自由,我們等離子團──就收下這塊龍骨了!」他轉身昂首,指向正中央龍骨化石的頭骨,「為了讓妳明白我們是認真的……所以才選在妳的面前下手。放煙霧──!」

「等離子──!等離子──!」一旁隨從的等離子團成員齊聲喊起口號,並朝我們投下煙霧彈。那嗆鼻的氣體使我們難以呼吸之外,煙燻得我們都張不開眼,等離子團也趁這時逃跑了。

還好,看到他們要將煙霧彈投擲於我方,徐倫早一步跑回精靈球內。因為她明白:等追上等離子團後才是她該出場的真正時機。而現在,可不能讓自己受傷而拖累的待會兒的戰役!

「拉弗──將這些煙霧打散!」我閉著眼順著記憶摸索著背包內拉弗的精靈球,將他叫出來。他以翅膀捲起強風拍散瀰漫四周的白霧,只可惜等離子團的成員早跑得一個都不剩。

「可惡,果然被他們跑了。」阿羅埃大媽嘖了一聲,並朝博物館外奔去,打算要追上他們。吉達先生選擇留在館中,安撫被受驚嚇的觀光客及整理剛剛被強風打亂的收藏品。

我也要追上去!向吉達先生說明,他認同後,便二話不說帶著拉弗去追趕落跑的等離子團。而門口外,阿羅埃大媽正左右張望著,不知道等離子團的往何處逃離,臉上充滿躁鬱。

剛踏出博物館外頭沒多久,正想叫住阿羅埃大媽時,有名體型纖瘦又高挑的男子朝她走過去並囔著:「啊,阿羅埃大姐~有沒有發現什麼好化石呢?」他一頭蓬鬆的捲髮亂不失本身散發出優雅的氣息,頸部上的大紅圍巾十分奪人眼目,與身上綠紅相間的衣服莫名相襯。

「你又沒靈感了?」阿羅埃大媽回問,對方好像是她的熟人。「雨淇,別看那傢伙這樣散散的,他可是飛雲道館的館主阿迪。」見到我也出來,她向我介紹阿迪先生。

原來如此,他就是那赫赫有名的大藝術家阿迪先生啊!

阿迪先生一臉不解,詢問:「……嗯?我不過只是來透透氣,怎麼,發生什麼事嗎?」

「對了──!有人把博物館的展示品搶走,還是龍骨化石的頭骨!我正要去找他們啊!」阿羅埃大媽臉色一變,嚴肅了不少。阿迪先生聽得也有些訝異,正當我想開口說我已經叫拉弗先去搜找他們時,有人跑了過來。

「咦?雨淇?大家怎麼都在這呢?」

發言的人是貝露,而跟在她一旁的人是裘倫,他也問了:「出了什麼事嗎?」果然是裘倫靈敏,一看就知道發生大事了。阿羅埃大媽將頭轉個方向看著我們,皺起眉間問:「什麼?這些孩子……是妳的朋友?」我點頭回答是。

阿羅埃大媽沉思了會,不久後開口:「貝露及裘倫……原來如此,那我們分頭行動吧!我去東方堅守區域,你們兩個幫忙吉達守護博物館,而雨淇和阿迪就麻煩你們到矢車森林去找等離子團的人了!」語畢,阿羅埃大媽一溜煙跑離現場,往自己的指定位置而去。

阿迪先生大略了解了來龍去脈後,這時拉弗偵探回來了,確定等離子團的人員的確在矢車森林內。「矢車森林嗎,那太好了。雖然森林不大,但地勢卻頗為複雜,森林內有唯一一條往出口的道路,如果走離了那裡就很有可能會在森林內部迷路呢。妳叫雨淇吧?走吧,就讓我們一起去抓小偷──!」

他的語氣高昂,顯得興高采烈好像要去郊遊似的。向貝露與裘倫道別後,我跟著阿迪先生往矢車森林移動。在臨走前,貝露將一個上方有小螢幕的物品交至於我,「雨淇,這是真菰小姐給我們的,來,我把它交給妳。」貝露所給我的東西是道具探測器,有時候可能會有訓練家不小心遺落藥物,可利用這來找到。

「謝謝妳,貝露。那麼,我要先去追等離子團的人了!」語畢,我轉身離去,似乎聽見裘倫與貝露正對我喊著『加油』。

矢車森林,這是我第一次踏入內部。整片森林被綠蔭遮蓋住,十分地涼爽,一點兒都不像是夏天,撲鼻而來的清香氣息把原本緊張完全消除。在一處交叉口,阿迪先生說:「聽好了,能離開矢車森林的路徑有兩條:一條是直走的道路、另一條是得穿越森林中心的道路。我要往直走那裏去,就算我抓不到他們,也會把唯一的出口封鎖住的。雨淇,就麻煩妳進入森林中心逮捕他們了!」

我點頭,隨後與阿迪先生在那裡的交叉口分離。矢車森林之大,是路線複雜而讓人產生錯覺的大;對於時常穿梭在矢車森林之間找尋靈感的阿迪先生來說,這只不過是他家的廚房。對於地勢如此瞭若指掌的他知道最便捷的前往森林的出口……而我──最需要做的就是在這路線繁雜森林內一一揪出等離子團的人了!

話雖如此,現在能上場戰鬥的精靈只剩三隻:徐倫、拉弗、銀,差不多也得增強戰力了。在森林繞了一段路,始終沒有看見等離子團的蹤跡,所以決定在找到他們之前先多增加伙伴。

「哇、哇啊!」

我被前方不遠處的叫聲點醒,是名男子的聲音。原本低著頭在盤算事情的我抬頭一看,一襲熟悉的衣袍印入眼簾。啊──!他是等離子團的人!不過他手上卻抱著一堆果實,與我四眼對上後拔腿就跑,一點作戰的意思都沒有。想當然爾,我便舉步追上。

多虧了從小就愛亂跑,導致體力還不錯,要追上那個等離子團是輕而易舉的事,見情況不妙,對方皺緊眉頭把自己的精靈叫了出來。看來他是死心了──打算以對戰決勝負吧!

但是那傢伙竟然嫌我煩人?到底是誰煩誰啊……

抱著滿腔的不爽,我漂亮地以最快的速度解決了他。對方臉上的煩躁已經到了最高,但似乎目前仍在執勤的緣故,所以帶著精靈落荒而逃,其實看著他這樣,總覺得他挺可憐的……從手上抱著一堆果實推斷,他應該是負責料理之類的吧,或者打雜小弟。

不過,這樣回想起來:在博物館中,那群人馬像是一個小組這樣行動,他們當中一定有個組長或專門指揮全員的頭;另一方面,從剛剛那位抱著滿手果實的成員看來,可推斷出他們尚未走出森林,或許已經打算在森林中過夜了。

沒辦法,畢竟他們走進了矢車森林的『內部』,跟阿迪先生所猜想的一樣:困住了。之後我便往更內部走去,草叢簇簇地陳列在我的眼前,野生的精靈一定會出現……

現在跟在我旁邊的是拉弗,我正猶豫要不要讓徐倫出來,最顧慮的理由是,她剛剛其實也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另一方面,森林內會跑出來的精靈大多是草系或者蟲系的精靈,以草系徐倫來應戰是不太好的選擇。相對的飛行系的拉弗,到是非常有力的幫手呢。

一個瞬間,我經過的樹上有個不知明物體掉落了下來,砸落在我的頭頂。

「痛!」這是第一個感覺,次之,那東西還是會爬?天啊,該不會是蟲吧──!正想尖叫的時候,我頭頂上的不明物體將往下俯視,與我四眼交望著。

……嗯?那圓滾滾的眼睛帶著無辜孩子般清純的眼神,還有那看似鋒利的小銳牙微微地張露於外,我靜下心,將頭頂的小傢伙抱了下來,仔仔細細地研究著牠。

錯不了,牠一定是草系加蟲系的小精靈,頭後方的樹葉像是帽子照著牠,而頭上兩顆小小的突起不太清楚是做什麼的,體型十分嬌小,比徐倫進化前還要再小一號。牠在我的手上的並沒有掙扎的意思,只是傻愣愣地與我四眼相望,過了許久我們才回過神。

啊啊啊──這小傢伙竟是出奇的可愛並奪得我心!不知道在牠的眼中所看到的是不是一個變態在對自己展露笑容……

我將牠放下,並蹲低身子拿出精靈圖鑑看看牠是什麼小精靈。圖建機械式的聲音說著:包衣蠶,草蟲系小精靈,出生後會穿上護子蟲製作的衣服,會用頭巾將頭隱藏著睡覺。包衣蠶歪著頭看向我,一臉天真的模樣讓我好想打包帶走……不對,是收服。

「就決定是你了──拉弗!一定要讓牠加入我們!」我下令,拉弗很興奮的飛過去包衣蠶前方。牠好像有點嚇到了,不過得知要戰鬥後,牠也擺出了對戰模式,表情十分的認真。

既可愛又強大嗎?看來真的是非常列入夥伴的選擇呢!

我想想……假若用『起風』攻擊包衣蠶,很有可能損血過多而倒下,那麼──好!就用拉弗最近剛學會的那招吧!「拉弗,使出追打!」這是邪惡系的招式,面對與自己相同都是超能力系的對手時,這招非常地管用呢!

拉弗咻地飛近包衣蠶,左右的翅膀發出惡黑的光芒並交錯拍打於包衣蠶的身上,牠向後滑了一段距離。不過看樣子,這對牠並沒有什麼作用,趁著拉弗尚未飛走,包衣蠶從口中噴出細白的蠶絲緊繞住拉弗,重重地墜落於地。

包衣蠶切斷口中的絲,朝拉弗撞了過去,因為絲的緣故他並沒有辦法動彈,但對於超能力系的拉弗而言,並不會造成太大傷害。「拉弗,使用念力將包衣蠶浮懸於半空!」

拉弗照著指示做,但被浮於半空的包衣蠶來說雖然難以行動,卻仍拼地掙扎。「拉弗,操控一旁的樹葉將自己身上的絲切斷!」樹上的葉子被拉弗的念力拔下,並飛往自己身上切過,成功地將惱人的絲切斷。「就趁現在──心之印章!」

愛心狀的鼻子前方浮出粉色的小愛心,朝著半空的包衣蠶比直衝過,碰地一聲牠掉落於地,這一個具殺傷力的衝撞加上重力加速度的墜落,讓包衣蠶躺於地久久難起,但仍保持著意識。

雖然做法有點很毒,但對不起了。我拿出治癒球,向牠丟了過去,同時,我看見牠似乎笑了,好像滿足了。寶貝球安定後,我將包衣蠶叫出,摸摸牠的頭,並向剛剛自己的魯莽說聲抱歉,但他並沒有生氣的反應,只是黏著手掌磨蹭著,好像十分高興成為我的夥伴。

坐在旁邊,牠躺在我的腳上休息一下,拉弗則去上空打轉尋找等離子團的位置。看著圖鑑,我查詢了牠的資料,這隻包衣蠶是個小女生,個性頗為固執,跑的速度很快。該不會剛剛就是跑太快所以才腳滑摔下來的吧?我本來以為她會是個天然呆的孩子呢。

「嗯……妳就叫美緒吧?」我說,她並高興地笑了。之後拉弗回來,我們繼續啟程追尋等離子團。




路上,冒出來的眾多精靈剛好可以讓我們磨練磨練身手,只是戰鬥上難免有傷害,免不了要停下腳步替受傷的精靈療傷,順便補充體力。就這樣不知道反反覆覆了多少次、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因為看不見天空,也難以判斷是早是晚。

冒出的多是蟲系精靈,都請拉弗幫忙,這麼一來,或許可以省去下個道館前的事先訓練了呢!畢竟阿迪先生是蟲系達人,拉弗的飛行系技能可以輕鬆擊敗。但這也是我的想像,說到底還是得要扎扎實實地訓練呢……

畢竟,道館訓練家絕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而且我的對手不僅僅是道館訓練家、普通訓練家、貝露、裘倫,還有……那位最棘手的N。

不知道正確時間的我們一直走、一直追,總算讓我又遇到等離子團的成員了!不過對手仍是小囉嘍級的,看來要找到他們的組頭仍要一段時間,因為被搶走的龍骨化石應該會由那個人保管,這是從被擊敗的成員那聽說的。

走到一處,看像是一個壕溝,但頗深,而上面倒架著空心的樹木軀幹。那顆樹的直徑很大,大到可以讓一個青少年站立不彎腰,可能是神木死後所遺留的軀體吧?抱起美緒和拉弗,我們往另一頭走去。在那,又是一片一望無際的高草皮,差不多到了我的腰部有了。

一到外頭拉弗便飛上空尋找等離子團的下落,突然間他用翅膀指了個方向,好像就在那了!尋著拉弗指示的方向而去,我走到了一個以樹驅做成的臺階,他好像是在說,上面有等離子團的人。

往上看去,這角度看不到有人,但我仍二話不說往上跑。

「是誰!」一聽到我的腳步聲,在上方的人大喊。「我是訓練家,受阿羅埃大媽之命前來搶回龍骨化石!」我回應,從階梯落於上方的平台。

「啊啊……妳終於來了。」他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為了讓同志能夠安全撤退,我會在這拖住妳的!上吧,警備鼠!」與我面對面說話的是名男子,他叫出警備鼠應戰,而我讓美緒下場應戰,拉弗則到繼續找那些已經撤退走的等離子團。

「嘖,所以我是上當了嗎?」我問,對方給了我個討厭的完美笑容。我顯得有些不耐煩,只希望這個人別有太多精靈要對付。「美緒,使用飛葉快刀!」

美緒身旁飄浮著眾多翠綠的樹葉,轉了圈子後往警備鼠打去,讓牠翻了一兩圈;隨後警備鼠身子一定,以爪子勾著地面,手一個反轉將握在其中的沙子拋往美緒,嗆得美緒有點難受。

可惡,怎麼能用沙子朝淑女丟啊!

「美緒──使用蟲咬咬!」美緒甩甩頭打算將在臉上的沙子甩開,後朝著警備鼠瞪去,以飛快地速度跳躍到牠的身上,用鋒銳的小牙齒朝警備鼠頭頂咬下,牠發出哀嚎,手忙腳亂地繞圈圈,讓他的主人看得傻眼。

但,那模樣真的還滿蠢的……卻也滿可愛的?

不對,現在不是想這個問題的時候!男子下令要警備鼠鎮定下,將美緒甩開,「再一使用撞擊!」他說。

美緒被撞得正著,因為被甩開後未來得及站穩,對方就攻了過來。唔,不過剛剛美緒用的那兩招似乎頗為奏效,差不多在一擊就能解決對方的警備鼠了吧!「美緒,也以撞擊反擊回去!」她筆直地衝了過去,將警備鼠撞飛,倒在地上沉陷昏迷。

「嘖……」男子收回警備鼠,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現場。我追隨著他的腳步,但他已經不見了。在我猶疑要往回走還是等拉弗回來,我看到一旁也有樹驅做成的階梯,便走了下去。

之後,拉弗也回來了,好像組頭就在前方不遠處,我們便加緊腳步追上。

最後,經過幾次的曲折的繞路加上差點迷路,在一個空曠的草皮上,我找到了攜帶龍骨化石的組頭。他看了我一眼,有點疑惑,問:「追我們的……是一個小孩?」意思是對於不是阿羅埃大媽追上而感到好奇問的。

我點點頭,除外沒說什麼話。

「算了,想不到我的同胞會敗給一個乳臭未乾的小鬼。」

誰乳臭未乾啊──!算了,在不是在這打嘴砲的時候。「別搞錯了,搶奪化石的是你們,哪來的自信娜麼理直氣壯責怪夥伴?不服氣的話就打敗我吧!」我說,並再次派出美緒上場。

對方指派警備鼠出來,怎麼感覺等離子團的成員都很愛用警備鼠呢?

「美緒,使用蟲咬咬!」

「警備鼠,以克制抵擋下來!」

美緒撲往警備鼠的頭頂,而牠忍耐了下來。我知道克制這招攻擊很強,但其時也很弱,因為──只要在對方解除忍耐狀態前,擊倒對手,將是場輕鬆的戰役,反之,若讓對手解除忍耐將所承受的攻擊一次釋放,那麼倒下的恐怕就是我方了。但只要抓住時機就可以完美擊敗,正因為我相信美緒有這能力,才讓她使用蟲咬咬這招。

「美緒,繼續使用蟲咬咬!」下令完畢,我似乎聽到那名男子小小聲地說了不妙,似乎是下錯指令了。在連續攻擊之下的蟲咬咬,警備鼠已經頭暈目眩,好似一名貧血的少女倒了下去。

男子長嘆一聲,似乎在責備自己疏忽下錯指令。「去吧,警備鼠二號!」他收回了警備鼠後又丟出了另一隻警備鼠,等離子團要不要改名叫警備鼠組織啊……

打敗二號後還好他沒叫出三號,不然我一定會瘋了!他叫出的精靈,是名為黑目鱷的地面系兼邪惡系精靈,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不過卻打定了之後要收服這隻精靈的念頭。

我讓美緒回來休息,喚出待在寶貝球許久的徐倫上場!

「徐倫!使用籐鞭!」先來個下馬威吧──本來是這樣想的,誰知道一擊就擊倒對方的黑目鱷了。應該不會是牠太弱吧?防禦力應當不會那麼低吧?

噢,我想到了,草系剋地面系……

男子嚇得下巴都要垮下來了,情緒轉為緊張,說道:「我、我知道了……骨頭就……還給妳就是了。」他顫魏魏地從包囊中取出龍骨化石遞給了我,「我們的夢想……組織的夢想……都要付之一炬了嗎……」

他嘴中唸唸有詞,神態淒涼得讓人感到些同情。正想要轉身離去前去找阿迪先生,我的後方走來一個人。那是為穿著厚重長袍的老人,那身厚衣光是看就令人覺得熱呢……

老人走到男子身旁,問:「你沒事吧?」口氣聽來像是熟人似的,又繼續說:「誓死為組織奉獻一生的同胞啊……」他的側臉,顯然有些嚴肅。「七、七賢者大人!」男子一愣,便立即蹲下身子拜見。

「好不容易拿到手的骨頭就這樣被搶回,我真得是沒臉再見到您了!」他愈說,愈是把頭壓低。對方拍拍他的肩膀,要他起來,回:「沒事的,我們已經不需要那塊龍骨了。」他摸摸下巴的長鬍子,又繼續說:「根據調查,那塊龍骨化石並不是我們等離子團要的東西。與我們要尋找的傳說精靈沒有任何關係。」

老人這樣一講,男子臉上緊繃的神態放鬆了不少。

「但是──」他我冷不防地憤怒一瞪,「我絕對不會放過阻礙我們的人!」我打了個冷顫,死命抓緊手上的龍骨化石。「看來我得好好教訓妳,別讓妳再來妨礙我們了!」他厲聲威嚇道,並朝我走過來,那逼人的氣勢逼得我不禁向後退。

對方比我高上許多,在這灰暗的森林之中我只看到一張恐怖的臉龐正死命地盯著我,就想搶親手將我殺死、或者以其他的武器……突然之間他的袖口似乎露出了什麼東西,帶著一點反光。完了,是……短刀。手上緊緊被我抓住的龍骨化石,感覺快被顫抖不住的雙手捏碎,可、可惡……好希望自己別那麼膽小……

「唉呀──」我後方傳來熟悉的聲音,並感覺到有隻手搭上我的肩,並將我擁進其懷中。這時候,我聽到一旁樹叢發出了像是折斷樹枝的聲音,之後開搖動著,是精靈嗎……

「抱歉啊,她是我的朋友,請別對她出手。因為聽到蟲系小精靈在躁動著,所以過來這看看了呢。看來……是有個『大人物』在這兒啊!你是來這搭救剛才被我打敗的同伴嗎?」他說著,仍是將我抱在懷中,看來他完全忘了我。

我抬起抬看著他,小小聲地喊著:「阿、阿迪先生……」聽見我在叫他,他將視線一低,與我四眼交望著,「沒事了,放心吧!」他說,並給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突然間,這個高上我許多的男人讓我有種好可靠的感覺,另一方面,也覺得這樣挺身而出真讓人覺得帥氣啊……不、不對,阿迪先生看來沒發現我想表達得是什麼,於是我又補充了一句:「阿迪先生……可以放開我了……這樣挺不好意思的啊……」我感覺,臉頰正在燒。

阿迪先生恍然大悟,並哈哈大笑才放開搭著我肩膀的手。「啊哈哈,抱歉、抱歉,我完全忘了,長期和精靈相處在一起就習慣性抱著牠們,哈哈哈──」

……阿迪先生這樣說,那麼我很像精靈嗎?

這時,阿羅埃大媽也過來了,「雨淇!阿迪!」聽見她的聲音,我們兩一同轉向頭到後方,看著著我們跑來的大媽。「怎麼回事,這傢伙就是等離子團的首領嗎?」她指向離我眼前不遠的那位老人說道。

我搖頭,並將手上的龍骨化石歸還於阿羅埃大媽,她笑著摸摸我的頭,感謝我的努力幫助。

而那為老人開口說:「不,我是等離子團中七賢者之一。同是七賢者之一的哥吉斯大人用語言將使受困的精靈獲得解放!並命令剩下的七賢者用實力奪取精靈!不過,現在的情勢對我們不利,沒想到蟲系達人阿迪與普通系達人阿羅埃都在這啊……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今日我們暫時撤退,但我們一定會讓精靈從訓練家手上解放的!早晚有一天我們會決一場勝負的……」語畢,老人與等離子的組頭離開在我們的視線範圍之內。

我們不清楚他為什麼要講那麼多,亦不清楚『總有一天』會決一勝負的意思。

「跑走了啊……怎麼辦?還要追上去嗎阿迪?」阿羅埃大媽問,而阿迪先生搖搖頭說不用了。「骨頭也拿回來了,也沒必要繼續追下去了,我也該走了,阿羅埃大姐。」阿迪先生說完,轉身面對我,「我會以飛雲市道館館主在那等待著妳的挑戰。哈哈──真令人期待呢!」語畢,阿迪先生向我們揮手道別,也離開了。

差別是,他不像等離子團的人用『走』的離開,而是縱身一『跳』跳上樹,像飛鼠,不,說忍者比較貼切,這般地離去。目送阿迪先生而去,阿羅埃大媽叫了我,說:「雨淇,我想精靈們能和妳這樣善良訓練家一起生活一定很幸福呢。這是我的一點心意,收下吧!」

我從阿羅埃大媽手上接過一塊美麗的石頭,白色、卻有點灰灰的,唔,說是像月亮那樣的顏色或許比較貼切吧,等等,如果是這樣的話這顆石頭不就是──!

「這是月之石!」阿羅埃大媽說,果然被我猜中了呢!以前在學校上課有在書籍上看過。「有些精靈或透過一些特殊的石頭才能進化呢。那麼我也該回博物館了,吉達還再等著我回去。雨淇,今天天色已晚了,就在七寶市待一晚明天再去飛雲市吧?」

我想了想,之後謝絕了阿羅埃大媽的好意,這座森林讓人覺得舒服想繼續待在裡面,而且我怕再折返回七寶市延誤旅程,因此婉拒。阿羅埃大媽笑著向我提醒要注意安全,我們就在這道別了。





後記/只是不小心看到才跟蹤的(輕鬆向)

某天,訓練家N漫步在矢車森林內部,一邊吸收森林的芬多精並一邊與自己從小到大的朋友『索羅亞』在其內玩耍時,從眼角看到了那令人熟悉的身影,心中悸動了一下。

本來是想要放鬆身心才繞遠路的,並可以大幅減少路上訓練家的對戰要求,卻不料──遇到了她,一名名為雨淇的十六歲少女。他們的初次相遇是在唐草鎮,自從那次之後N就特別留意她,至於原因,目前仍是不詳。

N看了雨淇,好奇她為什麼會在內部遊走?應該不是迷路造成的,她臉上神情難抹緊張,看上去還有幾分嚴肅的氣息,好似再找什麼。N按耐不住好奇心就這樣一在一旁跟蹤著雨淇……

「(嗯?那不是,等離子團的人嗎?)」在一個空曠的草皮上,雨淇看上去要跟一名等離子團的展開成員決鬥,N躲在旁邊的草叢與索羅亞靜觀這場戰鬥。等待戰役結束,本以為就會這樣散場,誰知道又一名身穿長袍的老人走了過來,讓N繼續看了下去。

「但是──我絕對不會放過阻礙我們的人!」老人人過來說了幾句話,最後這句特別針對雨淇的話語他替別提高音量,朝著雨淇走去,藏於袖口的小刀被森林內部微弱的光線折返,讓N知道雨淇有危險了。他本來要跳出來阻擋老人的計謀,卻沒想道被別人搶先一步。

男子從樹上跳到地面,落在雨淇的身旁。看見迎面而來的人氣勢嚇著雨淇,男子將她當作受驚嚇的精靈擁進自己懷裡,讓一旁的N看得不太愉悅,手上緊握的樹枝就這樣被自己無意識地折斷好幾根。

「那個傢伙是誰……」N小小聲地問著一旁的索羅亞,緊皺著的眉間朝著那抱著雨淇的男子投射不爽光波。索羅亞卻咬著他的衣服要他離開這邊,N則是想搞清楚那個男子是誰,要索羅亞在等一下,雙方有點小糾結。

雨淇發現到一旁草叢的動靜,眼神游移到他們所在的那個草叢。

「啊,會被發現的,我們快走吧。」看見雨淇往這看來,N便抱著索羅亞低著身子離開現場。

在離開那邊後,N腦中一直在想那名男子到底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心中會有那種不悅之情,總之就是看不爽雨淇與對方那樣的親密舉動吧?

N,一個神祕的訓練家,一個對雨淇來說是個莫名其妙的男子,究竟他們兩人未來會奏出什麼意想不到的樂曲呢?這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留言

Secret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