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 Hearts 04/以信任做為對戰基礎!

淦這篇又爆字數了……1605662158.jpg(粗語自重


這篇開始把破折號改了一下(?)因為冒天看的破折號會變大等於X2痛哭

第二道館的戰鬥,我是以動畫的方式去寫的,因為遊戲內的是藉著跟對手戰鬥而取得資訊去找到阿羅埃大媽(?

所以我就偷偷地改了嘿嘿(靠

把文放到冒天後人數有慢慢增加害我好開心(?)希望有朝一日仍順利釣上同好呢羞花

然後這集N終於出來啦害我好開心哦哦哦超有動力的可是戰鬥畫面真的好苦手(摔東西

然後……然後

這集大概就這樣吧(欸

如果有什麼感想請不要吝嗇發言哦眨眨





04. 以信任做為對戰基礎!

抵達七寶市的日子,已經是和裘倫與貝露分開過後的某天了。

這段路途上所遇到的訓練家,都不好對付,每個人的實力皆有一定水準,大多人都和我一樣擁有三角徽章,換句話說彼我實力相當。這幾天的野外生活不成問題,不論是吃穿睡皆有應變之法,食物部分可以請精靈們找尋、而就寢方面多虧了真菰小姐的睡袋幫了不少大忙呢!但是──最大的問題莫過於洗澡了!由於不見得路途上都會經過小河或小溪,所以有時得忍受一兩天甚至更長時間無法洗澡的痛苦……

這對於女生是莫大的折磨啊──!因此,我到達七寶市的第一件事:去神奇寶貝中心洗澡。為了訓練家與精靈在旅程中的需求,神奇寶貝中心都有提供大眾澡堂給訓練家及精靈泡澡以放鬆身心;向喬伊小姐詢問浴池方向,我就帶著精靈們一同前去泡澡,紓解這幾天持續走長途路程的疲憊。

進入澡堂,迎面而來的水蒸氣將每個毛細孔打開,熱氣溫柔地圍繞在我的肌膚上。我在一旁與精靈一同洗淨身子,還替對方擦著背,還好澡堂不是只有我這樣做,有很多訓練家都喜歡和精靈們一起洗澡。

將身體洗淨,我們一起踏入浴池泡了一會,不過拉弗好像不太敢碰水,所以在我們上方打轉著;徐倫、銀和我一起舒服地浸泡在池中,過了好久我們才起來。出來後拿去送洗的衣物洗好了,接著要拿去烘乾,突然很慶幸聽媽媽的話多帶幾套衣服出來了。不過我想趁烘乾衣物的時候和大家到城市內逛逛,這已經成了我到每個城市必做的事之一。

七寶市比起三曜市大一些,卻耳聞到下一個所在的『飛雲市』可比七寶市大上更多倍,是個具高度文明的城市,有許多聳立大地的高樓大廈、商店等等,聽說還有個很大的噴水池呢。

除外,還有聽到了許多關於飛雲市道館館主阿迪先生的事:他是名聲響徹整個伊修地區的大藝術家,兼蟲系精靈達人。平時為了創作常在伊修各地找尋著靈感,聽說前幾天他剛從七寶市離開,似乎是往附近的矢車森林前去尋找靈感。

在這個城市,步調悠閒、自然且從容不迫,旁邊那聳立而起的樹林我想就是矢車森林了吧!或許是因為有那麼大的森林在七寶市一旁,所以整個城市就像是吸收了芬多精般地自然舒適,很難不讓人愛上這兒。

繼續漫步在七寶市,一不小心我竟然已經走到了郊區,是突然衝出來的野生精靈讓我驚醒的。

穿著空手道的衣服的精靈,起初我以為是人類,但最後才發現這是名為『達伽奇』的格鬥系神奇寶貝。……啊!沒錯!我要找的就是格鬥系的精靈啊!審查了一下適合對付他的夥伴,我決定派拉弗上場。

「拉弗就決定是你了!」拉弗聞言很高興地前去。思考了一下,超能力的招式對於格鬥系有不錯的殺傷力,那麼就,「使用念力!」我對他喊道。

拉弗使出念力將達伽奇懸浮於半空中,他在半空不知所措,光在精神方面就受到了一些創擊,唔,我的本意只是想收服他啊……

心中辯論會談判後有個解答:物理創傷易治,心理創傷難治;我便下令拉弗解除念力將達伽奇拋諸於地,不久後又站了起來。「下一擊,起風!」拉弗拍動起翅膀,達伽奇正抵擋著,由於剛剛的念力解除後被拋到地上讓他身體上不小的損傷,再搭配這一擊的起風差不多可以讓他體力耗得差不多了。

「好……差不多能停手了,拉弗。」他停下動作,我觀察著達伽奇,他喘吁吁地直喘氣。「好,去吧治癒球──!」看到治癒球,我想起了小妹妹,丟出去的同時,我腦中浮現出她正與自己的精靈朋友一同玩耍的歡樂情況……

「噠嘟嚕──!」

咦?糟了,一不小心就沉入腦中的幻想世界,直到達伽奇發出聲音我才發現收服沒成功,寶貝球也報銷了。看來他的體力還夠啊……不過現在不太適合再用『念力』,如果將他打倒也就無法收服了。

想了又想,我決定讓拉弗使用『追打』,這是邪惡系的招式,照理說對於格鬥系的達伽奇不會有什麼大傷害,但仍是能消耗掉他一些體力。使用兩三次的追打攻擊,都讓達伽奇用『克制』防禦下來,趁著他還沒解除克制,我再一次丟出了治癒球,這一次,是小妹妹给我的那顆治癒球。

三次嘟嘟聲結束,達伽奇收服成功。然後我這幾天才發現,收服到的精靈,交由荒木博士調查後將會在精靈圖鑑內追加他們的資料;所以,我就帶著達伽奇先回到神奇寶貝中心,將其以電腦傳送方式暫時送至荒木博士的研究所等待資料更新完畢。

「嗨~雨淇,好久不見,又抓了新的精靈嗎?」

我正用著神奇寶貝中心內附設的視訊和荒木博士通話。向她點頭示意,我們聊了一下近況,另外又將銀、拉弗陸續傳送到荒木博士那兒讓她新增資料。博士說,如果身上已滿六隻精靈的話,第七隻精靈會自動送回研究所那保管,資料也將會自動登入。

資料輸入結束,並掛斷通話後我們回到郊區,想要在打道館前再加強訓練,當然,這次主要加強對象是格鬥系的達伽奇。不過進入郊區前我停下腳步,看了一下這隻達伽奇的資料。

『大膽、熱血,喜歡亂起鬨或者瞎鬧』看這些資料感覺起來就是個血氣方剛的熱血少年,不知怎地突然把他和大商場內的『不二價』商品聯想起來,所以決定叫牠不二了。

……我看了達伽奇,說出了『不二』這兩個字,聽到這名子,他便會心聚神地看著我,好像已經知道這就是他的名子。「嗯,不二,以後請你多指教!」

之後我們進到郊區,開始訓練。仔細看看,這裡其實已經是矢車森林的一部分,只是尚未進入到其內罷了。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已經和不二培養出默契,不過身體又倦的關係我再次折返到神奇寶貝中心。留下精靈在喬伊小姐照顧下休息,我又去洗一次澡,夏天真是容易出汗的季節,天氣還一天比一天熱呢。

旅程剛出發的時候是初夏,所以還沒那麼熱,現在開始才要真正進入酷暑呢,我真無法想像那種一天不能洗澡的折磨啊……

洗完澡,精靈們也充分休息了。時間還早,我打算今天就去挑戰道館,順利的話明日就可以出發,前往飛雲市前去。帶領著四隻精靈,我向路人詢問道館的所在地,才得知是東北方的那間博物館!

「博物館啊……」看著門上掛著『館內請勿喧嘩』我決定將精靈們收回寶貝球內,一方面是怕嚇著其他的觀光的客人、另一面是害怕館中物品的遭損壞。不過徐倫不想要回球內,詢問了原因,好像是因為她也想看看展示物品。

好吧,徐倫的特性是『慎重』,所以我答應了她的請求,進入博物館內部。不過才剛起步,連博物館門口的手把都還沒摸到,我就被從裡面出來的人迎面撞個正著,唔啊,鼻子好痛!好像是撞到肩膀的部分……

但在瞬間有股熟悉的味道湧上,正所謂『記憶中的味道』吧?不論是人還是精靈,對於聽見的、聞到的、感受到的都會有記憶,而我對於『味道』這部分的記憶是最強的。記憶中,貝露的記憶味道是花朵的甜味,帶著一股芳香氣息;裘倫的話……不好形容,但很像新書本打開所有的那個味道,可能是從小就喜歡看書、與書為伍,所以才有這樣的感知吧。

但是,與我相撞的這個人,記憶味道熟悉卻想不起來,有著像大自然草原的清香……或者是芬多精?雖然只是一下子,但腦中就好像閃過了某個人,卻怎也想不起來。

「啊,抱歉。」他開口,聽聲音是名男子,而這時的我仍是揉著被撞疼得鼻子。「嗯?原來是妳啊。」他的語氣上揚些許,似乎帶著點高興。

抬頭一下,我才知道撞上的人是N。

不對,是什麼時候我已經將他的味道記憶起來了?是上次在神奇寶貝中心相撞的緣故嗎?

「……」我停下揉鼻的動作,傻傻地看著他,一陣子才回神。「對不起……」才想到,我也撞到他了。

N沒說什麼只是揚起嘴角輕輕笑出聲。

「我想……看到誰都看不到的東西。寶貝球中精靈們的理想、訓練家的夢想,還有──精靈們成為完全存在的未來。」N又開始說些莫名其妙我聽不懂的話,但是,理想、夢想、未來,這三者對我來說是莫名的吸引。

他看了我身旁的徐倫,問:「那隻皇子蛇……是在唐草鎮的那隻葉藤蛇進化來的嗎?」

「她是徐倫。」我再次強調。

「原來如此……妳挺厲害的,能讓葉藤蛇進化。看來,她真的很信任妳呢。」

「咦?」我不解地發出疑惑聲,N見我一臉困惑,又繼續說明:「葉藤蛇這類精靈,或因為訓練家軟弱而自己離開。簡單地說,如果訓練家沒有一定的能力,他會離開自己的主人。」

看著一旁的徐倫,她沒有其他的反應,很冷靜地聽N所說的話,似乎沒有否認剛他所說的一番理論。

「不過,妳能將葉藤蛇培育到進化,是件不容易得事,看來她很認同妳這個主人呢。」N說的話,感覺起來有點像讚美,因為假設我的能力不達徐倫所希望的,那麼現在──或許徐倫已經不在我的身旁了。

看著仍站在我身旁的徐倫,我心中感到了安慰。

沒有一秒鐘的停歇,N開口問了:「理想、夢想以及未來,妳也想看看吧?」

他說的是剛剛那些嗎?如果是的話,我的確是挺想看看的。

「嗯,挺想見識的。」語畢,我開始懊悔回答N這句話了。因為,他將那燦爛笑容掛在臉上,並說:「是嗎,那麼就讓我用妳試驗一下……我和我的朋友,是否能夠實現光明的未來吧!」隨然展開雙臂,這次我有清楚看見,他抓起懸掛於腰帶上寶貝球,將它拋上空中──召喚出精靈,與N的戰鬥就在此揭開不知道第幾次的序幕!

這個行為舉止都難以預測的神秘訓練家N……對我來說算是個頭疼的存在。因為,比起裘倫、貝露以及同階級的訓練家,N是我所遇過之中對戰最強的人。

從寶貝球內衝來的是灰豆鴿,飛行系的精靈。

「去吧,不二!使用克制!」

使用克制一招時,我方是無法出手的,只能忍受敵方的攻擊,之後在一次釋放出來攻擊回去。灰豆鴿連續使用電光石火,不二將一次次受到的傷害牢記起來,在最後的關鍵時刻將剛才所受到的攻擊一口氣折返回去!雖然完美地擊敗灰豆鴿,但不二的體力也無法再支撐,看來克制這一招並非關鍵時刻不能太常用啊……

「達伽奇啊……是在矢車森林郊區遇到的吧。」N說,之後丟出另一隻精靈,好像一隻蝌蚪。

我的反射神經要我拿起精靈圖鑑,查看那隻小蝌蚪。不,跟真的蝌蚪相比他算大蝌蚪了。『波音蝌蚪』,那是他的名子,水系的精靈。似乎是見到自己很有勝算打贏波音蝌蚪的情況,徐倫自動走到場上,已經擺好戰鬥姿態。

N看著徐倫,小聲地說著:「終於輪她上場了嗎?皇子蛇……」

「徐倫,使出綠葉颶風!」見到我下令N微笑,已經拿出寶貝球,準備要將波音蝌蚪收回。看到他這樣的舉動我不解,他是要交換精靈嗎?但也來不及了,綠葉颶風已經完全命中波音蝌蚪,倒下了。

這麼說來……原來他是已經料到波音蝌蚪沒有勝算,所以才……

「畢竟,妳在她身上投入的心力最多,所以她可以說是妳的王牌吧。」N說,並指著徐倫,他完全猜透我心中的疑惑,並給了我一個合理的解答。「拜託你了,木板郎。」他丟出身上最後一隻精靈,臉上充滿著喜悅,像在享受戰鬥的過程,一點都不在乎輸贏。

我再次拿出圖鑑,『木板郎』是格鬥系的精靈,用超能力系的拉弗去應戰是在適合不過了,只是,我想這一回合仍交給徐倫吧。

見我不打算收回徐倫,N也準備好要下令木板郎行動。

「使用生長,加強攻擊和防禦。」

「木板郎,使用過肩摔。」

徐倫的『生長』一招沒有攻擊力,純粹是加強本身的攻擊及防禦;也因為如此,木板郎抓住徐倫將她狠狠過肩摔至地。不過這招對徐倫沒有太大的影響,因為──徐倫最大的特點,就是防禦力特別強。

「是個性為『慎重』的精靈嗎……」N唸唸有詞,看來他對精靈的個性而影響能力一事是相當瞭若指掌。「真可惜,這隻木板郎個性是『倔強』,攻擊力偏強。所以,與徐倫的防遇偏強可以拉平。」

我很訝異在叮嚀後N會改口叫『徐倫』而不是『皇子蛇』……

「我在此替徐倫感謝你改口稱呼她,但戰鬥仍在進行。徐倫,向木板郎使出綠葉颶風!」

「看來妳挺喜歡用這招呢,綠葉颶風。木板郎,用克制接下攻擊!」

或許是因為徐倫在實戰經驗上比起那隻木板郎還要多,所以,在很多方面仍是徐倫站優勢,而N似乎也沒有太過在意。另一方面,總覺得他們倆的默契……似乎不太和諧,好像是剛收服他沒多久……

克制尚未解除前,徐倫已經擊敗木板郎。N沒有過大的反應,反而很冷靜地將他收回寶貝球內。「辛苦你了。」他對寶貝球內的木板郎說道。

「現在我和我的朋友仍無法拯救全部的精靈,還是解不開能改變世界的公式……我需要力量,讓所有人肯定的力量……」說著,N也起步離去,並一邊唸唸有詞,「我知道……我所需要的是什麼……和英雄一同創造出伊修地區的捷克羅姆。我要成為英雄──成為牠的朋友──」之後,N似乎明白了什麼,加速腳步消失在我的視線之中。

捷克羅姆……

英雄……

是在唐草鎮,那位小弟弟告訴我的那些嗎?不,N所說的好像只是一般的流傳罷了。

「唉,看來今天又不能打道館了。」感嘆著時光飛逝、加上突然冒出的N,真多虧他我又得取消今天的打道館計畫。

只是,我查覺到他跟我們普通訊練家所有的夢想不同:我們都想要挑戰聯盟、成為冠軍,而他,卻想要尋找傳說中的精靈……成為英雄,是想要改變時代嗎?如果傳說中的精靈真的出現了,那……

徐倫見我發起呆,戳戳我的手,讓我知道她已經準備好要折返神奇寶貝中心了。「啊,對不起。那我們走吧。」我們再次回到神奇寶貝中心,今天的行程到此告段落,早早地就寢,沉沉地進入夢鄉。




「歡迎光臨,七寶市博物館。」

翌日,七寶市博物館一開,我們就進入其內。就和徐倫約定的一樣,我讓她跟著我進入博物館一同參觀內部。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一尊巨大的龍骨化石,然在它正前方尚有一名男子,依服裝推估他是名研究家。

「嗯!不管什麼時候看這骨架……都十分地令人陶醉呢!」男子沉浸在自我世界,像是進入桃源鄉般如痴如醉身溺於其中。他轉身過來看見了我,似乎領悟到什麼。

男子是名戴眼鏡的斯文人,雖然稱不上年輕,卻也不到中年,有種成熟人特有的氣息散發出來。「您好,我是這間博物館的副館長,名叫吉達。歡迎您遠到而來,讓我為您帶路吧!」

「咦?」我詫異地回答,沒想到這裡的博物館竟有專人在介紹呢,本來以為都要自己逛。就這樣,藉由副館長吉達的帶領,我們參觀博物館內部特有的展示品,包含那聳立於博物館正中央的龍骨架、一旁從宇宙掉落的神秘隕石、還有……

「啊,這邊這個只不是個古老的石頭霸了。是在沙漠附近找到的,除了它有點年代外,目前還沒發現有任何的價值……」吉達先生說,而我正目不轉睛地看著他所說的那顆沒什麼價值的石頭。

大小差不多是成人手掌在小一兩號,而那潔白如玉的色澤……還有那宛如大理石般的表面,讓人有種十分高貴的氣息,卻又覺得──危險而不可觸。藉著室內燈光的反射,我覺得它的周圍散發著米白的冰霧,非常、非常地細微,我一度認為那只是自己眼花,但再仔細端倪一次,是真的有啊!

吉達先生說,由於這塊石頭十分美麗,才因此展示出來。或許是看到我看著它如此沉醉,而有了這番解釋。也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指尖已悄悄地伸了出去,想要去觸碰那玉白色的石頭,吉達先生並沒有阻止意思,而指尖也就這樣更往它靠進……

……

在食指觸碰到它的同時,腦中閃過了許多的畫面。還記得,在離開花木鎮的時候,偶然地看見了一隻神秘的精靈,不知其名也不知從何來──只是那一身輕柔的白羽在我的腦中烙下一個深刻的印子,而那隻神秘精靈的影子就在我觸碰到石頭的瞬間出現了──

不對,不只是那隻精靈,還有一隻全身被黑色壟罩著的精靈也出現在腦海之中!由於僅一下子的時間,我看不出來那是什麼,卻依稀記得牠那發著強烈光芒的尾稍。牠們……究竟是誰……

「小姐、小姐,您沒事吧?小姐?」

吉達先生呼喊的聲音像是召回了我的靈魂,發現自己早已坐倒在地,一旁的徐倫十分擔憂地抓著我。後來才知道,在我觸碰到石頭的瞬間突然反方向倒於地,像是被什麼東西反彈。被反彈之後的我坐在地上呈現一臉埋在手掌內,另一手則在撐地,就這樣過了快一分鐘有,我才回復神智。

「我沒事,謝謝。」我給於兩位一個微笑,隨後站了起來,問:「吉達先生,關於那塊石頭……」

吉達先生將它拿了起來,人安然無恙沒有什麼特殊反應。「嗯……這顆石頭其實許多人都碰過,因為實在是太美麗了,所以每個來參觀的人都忍不住誘惑想摸它一下呢。但摸到石頭後神智被抽離的現象……小姐您是第一個呢。」

這麼說,剛剛那些只是巧合嗎?我傻傻地笑著回應:「可能是昨天沒睡飽吧,哈哈哈。」並蒙混了過去。

吉達先生見我沒事了,並將石頭放回去,接著,他又帶領我到下一個地點。在離開前,我又摸了一次那塊石頭:沒事、我一點事都沒有。以食指撫摸著它,耳邊竟然環繞起精靈撒嬌般的聲音,看向徐倫,她一頭歪斜地看著我……不是徐倫發出來的,但聲音我沒聽過。

莫非……是石頭嗎?不可能吧,只是一顆石頭!除非它不是普通的石頭……


到了二樓,那有扇大門,吉達先生在那停下了腳步。「大門後面就是道館所在地,而館主正是博物館的館主,即是我的妻子阿羅埃。」原來吉達先生早已知道我是來道館挑戰了,因此借著導領一路帶我到道館真正的大門口。

向他道謝後我推開大門──裡頭根本是座圖書館啊!豐富的藏書使人眼花撩亂,卻又很想去翻遍每一本書籍,要是裘倫進到裡面可能會有整整一個禮拜都不想出來了吧……

在裡面遊走著,我發現有其他人,詢問之下才知道根我一樣是訓練家,來挑戰道館館主的,卻沒想到被豐富的藏書吸引,而在那停留了很久。就跟我一樣,我手上已經拿了好幾本精靈相關及伊修地區相關的書籍,正準備找個安靜的好位置閱覽一番。

徐倫看著我手上厚厚一疊的書籍似乎也很感興趣,在看著書本的同時她也趴在一旁和我一起看呢。書本的內容就不多說,我拿得多是百科類的全書,因此都是資料,也是為了了解更多的精靈屬性、特性而拿的。

等到我看完全部的書本將他們一一放置原位,才驚覺館主到底在哪?

「嗯?」徐倫給我的張紙條,好像是掉在我腳邊的吧。打開後裡面寫的……好像是提示館主的位置?反正現在一點頭緒也沒有,就照著上面走吧!依照提示,我走到一個靠近牆的巨大書櫃,找尋著紙條上寫著的書,才發現──剛剛借的那本厚達四五公分的百科全書,旁邊的那本書就是線索上的書本!

啊啊……這就是命嗎?繞了一個圈子呢。算了,讀了幾本好書也是很值得的!手指扣著書脊的上端,我將書本拉出後,書櫃向牆邊靠過去,出現了一個往下走的樓梯。

天啊,這座博物館機關也太多了……

帶著忐忑的心與徐倫往下走,我窺探了內部,直到最底層道,才看到一個巨大的競技場。競技場一端有人在那看著,我想那就是阿羅埃館主吧?穩住心境一步步走向站在競技場上的阿羅埃大媽。

「我叫雨淇,是來挑戰七寶道館的。」我說,並看著在我眼前的爆炸頭大媽。真的好帥啊!那有型又自然的爆炸頭!而且,還是天然的深綠色!

她看到我的到來親切地給我笑容,說:「歡迎光臨,我是七寶道館的阿羅埃。」她簡略地自我介紹,並跟我說了一些話,一同將我領至對戰的競區,準備就位。這時吉達先生也過來,好像是擔任裁判。

他手上拿著兩隻旗子,說道:「這場戰役由我吉達擔任裁判,挑戰者使用精靈限於三隻,並可隨時更換上場精靈。」

「挑戰者,就帶著自己細心栽培的精靈進行一場完美的戰鬥吧!」阿羅埃大媽已經拿好寶貝球,並將它拋於空中──叫出了哈蒂犬。那是泰利犬的進化型,具有威嚇的特性,在我放出不二的時候他有點被大媽的哈蒂犬嚇著了,不過一下自便又回復成原本信心滿滿的狀態!

他看著我的達伽奇,即是不二,似乎在觀察什麼。或許很多訓練家都跟我有一樣的心態:拿著對自己有利的精靈來應戰,不過這似乎對阿羅埃大媽並沒構成什麼威脅,我想是有應變之法吧?

「哈蒂犬,使用突擊!」大媽先發制人,哈蒂犬聽令並迅速朝著不二衝過來。我知道以不二目前的速度是無法閃過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因此我決定讓他以「克制」接下這攻擊。「不二,用克制抵擋住!」

不二雙手交差於身體前方成防禦狀態,身旁圍繞著星火般零疏的光芒,像火花卻又比較像火苗,但實際卻又上是光。精靈的能力實在太深奧不可解了,那正確地說是什麼我不清楚,或許是所謂的『氣』或超能力之類的吧?不,正確的說應該是精靈的『能力』吧。

「哈蒂犬──再一次使出突擊!」哈蒂犬再一次撞向不二,他又承受住一次攻擊,但這一下已讓不二跪撐於地,大口大口地喘吁著,想要多吸一點空氣。

遭了……這招果然太冒險了。克制時間抑制三回左右,現在解除也不知道是否能成功。假使成功,不二一定能一次擊敗哈蒂犬,畢竟『突擊』一招會讓精靈本身產生一定比例的傷害,而『克制』是將所承受之攻擊『加倍』送回;假若失敗,那不二……

「不二!解除克制將所承受的攻擊加倍反擊回去──!」這是我最後的決定:放手一搏。不二身體周圍的星火零光消失,取而代之的閃爍光火包圍住他,起步往迎面而來的哈蒂犬撞擊下去──!一聲巨響伴隨著撞擊出的煙霧向四周漫開,等至白霧退散,兩隻精靈同倒於地。

……這是我第一次讓自己的精靈倒下,感覺到一股錯愕湧上心頭。但,阿羅埃大媽則是讚美我放手一搏的勇氣以及信賴自己精靈的信念。這樣真的是好的嗎?不是自己太亂來的後果嗎?我知道精靈對戰難免會有輸的時候,不過當自己精靈筋疲力盡一隻隻倒下時的那種感覺……我覺得,很令人畏懼。

「戰鬥還沒結束呢,」阿羅埃大媽說,並叫出了她的另一隻精靈──守望鼠,那是警備鼠之進化類型。我這時才發現:我並沒有輸,戰鬥仍在繼續!「妳是個不錯的訓練家,但可別因為精靈倒下而喪氣意志啊!」阿羅埃大媽向我精神喊話,一定是我擺出了失落的表情之類的。

她什麼訓練家沒看過呢?或許也有很多向我一樣的訓練家,因為精靈倒下而錯愕,但我可不能就在此地灰心意志啊!沒錯,她說得沒錯,精靈也一定是相信我,才願意放手一搏去取得最後勝利!

「不二,辛苦了。」恢復了元氣,我將不二收回寶貝球,指派徐倫上場。「徐倫,交給妳了!」

N說,徐倫是我的王牌,還說我很愛指定她用綠葉颶風呢。是啊,她是我的王牌、也很愛她用綠葉颶風,畢竟那用綠葉做成的小龍捲風實在太可愛了。「徐倫──使出綠葉颶風!」

徐倫跳躍於半空在那藉著風力使綠葉迴轉於自身旁,定其型,後一甩尾將小龍捲風投至對手。對方的守望鼠本來想跳開閃避,但因為氣流緣故將他捲入其內,尖銳的樹葉正以高速旋轉正折騰著牠。

「嗯,這隻皇子蛇速度還不錯,攻擊也很好,而她的綠葉颶風行程的十分漂亮!」阿羅埃大媽說著,但她又補充:「只不過──要打敗我就要看妳是否有在圖書館的藏書中學到知識了。守望鼠,使用催眠術!」

「很可惜,我在之前已經有預習到有這一招了。」我說著,並看向場上使出催眠術的守望鼠:雖然成功製作出催眠的光波,但由於剛剛的『綠葉颶風』所受到的傷害讓他命中率下降,因此打偏,沒有命中徐倫。

為了使命中率變本加厲地再次降低,徐倫又一次使出綠葉颶風。望守鼠被捲入颶風之中,旋轉使牠頭昏眼花,等到颶風消失時牠也被轉得暈頭亂向,就趁現在牠還沒站穩的時候──

「徐倫,使用撞擊!」

「守望鼠,再一次使用催眠術!」

遭了,徐倫已經往守望鼠方向前去,而我卻中了阿羅埃大媽的伎倆──她早已猜想到我使用完綠葉颶風後要趁著守望鼠尚未站穩前給他一撞擊結束這回合,因此才選擇在這時再次使出催眠術。

但是,我也有應變之法,這是我剛才看百科所學到的。

「徐倫,將剛剛我讓妳攜帶的解睡果吃下去!」

徐倫蹲低身子仍是想試著躲過催眠術的攻擊,但她也知道這是沒辦法的事,而改變策略讓藏於頸部後方的解睡果順勢滑出,落到了手上,趁自己尚未被完全催眠前吃進嘴內。

「唉呀,看來妳真的做了很多功課呢,沒想到會用這招!」阿羅埃大媽笑著說。

徐倫成功脫離催眠攻擊,反之還讓她站上優勢情況。「徐倫,用藤鞭抓住鼠望鼠拋至空中,使出撞擊!」守望鼠想要再次使用攻擊,卻又沒有命中,不,這次是被徐倫閃過了。藤鞭抓住了牠,被拋於上空,呈現一個完美的拋物下,在落的同時,徐倫一躍而起以重力加速度向下一擊撞擊守望鼠結束了這場戰鬥。

「由於館主阿羅埃持有精靈皆倒下,所以這場戰鬥由挑戰者雨淇獲勝!」吉達說著,左手的白旗高高舉起,那是我勝利的意思。

阿羅埃大媽將守望鼠收回,從口袋中拿出徽章往我這走來。「這是場不錯的戰役,妳的實力可真不容小覷呢!收下吧!妳有資格接受這枚『基礎徽章』!」

長方形的徽章上有格子紋路,上下對稱的金黃分隔中央有葡萄紫的水晶,既樸實又美麗,很有阿羅埃大媽的風格呢。我收下基礎徽章,將她小心翼翼收放至徽章盒內。

「謝謝你,阿羅埃大媽。」

「大媽?哈哈哈──怎麼來挑戰的孩子幾乎都這樣叫我呢?算了算了,你們高興就好了。」阿羅埃大媽並沒有因為我叫她大媽而扳起臉,反而還爽朗地笑了出來。之後阿羅埃大媽給了我一張紙條,也是精靈學習招式的方法,我將它夾在筆記本內。收下後再次感謝她在戰鬥的教導,本就此打算離去,但在一旁的吉達貌似是收到了警衛的通知,慌忙地跑到阿羅埃的身旁。

「孩子的媽!不好了啊!等離子團的人過來說要來拿走龍骨化石!」

等離子團?他們又來了嗎!

「什麼?怎麼回事?雨淇,麻煩妳跟著我們一起來!」語畢,阿羅埃大媽和吉達先生往樓梯衝去。可惡,如果是等離子團那我就不可以怠慢了!跟隨著阿羅埃大媽的腳步並依循著記憶搜出離圖書館門口最近的路比直衝過去!

在樓梯上方我不慢煩地看著向下的階梯。「算了,徐倫要快點跟上我!」說完,我一股腦地從樓梯上方直躍而下,完美地落點於離第一階的一公尺處,蹲下身子穩定腳步後蹬起身子,我落點之處正巧位在阿羅埃大媽與吉達先生的正後方。

等離子團的成員看到我如此亂來的舉動有很多都被我嚇到,連阿羅埃大媽和吉達先生也是,而徐倫到達我身邊後往我屁股送上一擊藤鞭,似乎說著『妳也太亂來了!』

「痛痛痛痛……徐倫對不起啊因為等離子團的關係……」我摸著被打疼的屁股一邊向徐倫道歉。

她嘆口氣,好像原諒了我。而在我們前方一票的等離子團成員,有些在竊語著:「那個就是……大人所注目的女孩嗎……」、「也太亂來了吧舉動……」

聽他們口中說的人好像是我,難道我的事蹟已經在他們之中傳開了嗎?傳開也罷、不傳開也行,總之──等離子團!我們是絕對不能讓你們稱心如意搶走龍骨化石的!

留言

Secret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