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 Hearts 03/幼馴染與等離子團

我覺得自己好渣跪@


不知怎的又陷入小說的低潮期,可是我仍想繼續打N主文;但老實講這篇我認為打得很混也很爛,從一開始精神滿滿到最後有氣無力真不曉得自己哪裡出了問題還是太累了,會不會是因為這集沒有N而嚴重缺乏動力

啊,今天阿彤來我家的時候我有看著攻略算一下到雷紋市的摩天輪事件大概是第幾集才會發生,然後所得結果是……第七集!咦


如果我沒有算錯或又沒加劇情的話啦阿部貓@(欸

這樣一來第七集到達第四道館,那個大概二十集可以完結了,不過我不知道是否能順利填完這個坑就是了啦因為我覺得我好像沒那種能力貓淚


可是我又不想放棄啊姬褲羞這樣感覺比失敗更羞恥跪@


好吧抱怨就道這邊,分隔以下是正文。




03. 幼馴染與等離子團


飽食一頓午飯後的我們一同從神奇寶貝中心內走出,也基於銀今天體力消耗比較多的情況下,我將他收回寶貝球內讓他休息;另一方面,精神飽滿的徐倫仍堅要跟我一起走。在中心外頭,我看見一位帶眼鏡的黑直髮小姐正東張西望地看向四周,好似在找什麼。

當我倆對上眼之際,她並展露出笑容,像是找到找尋已久的人事物。咦,那麼她是在找我嗎?

她小跑步過來,問道:「請問妳是雨淇小姐嗎?」

「是、是的。」我有點緊張,帶著口吃點頭回答。近看,那位小姐穿著一襲白色長袍,看上去是與荒木博士一樣的袍子。

「我叫真菰,是荒木大學時期的好朋友。」女子說。

講出了她的名子,我頓時憶起前天博士跟我說的:到三曜市,務必要拜訪她的朋友真菰小姐。如今那位真菰小姐就在我的眼前。

「荒木有跟我提起妳的事呢。啊對了,我來找妳正是因為荒木,她要我把東西給妳。」真菰小姐露出一個甜甜的微笑,並帶著我回到自己的家。

真菰小姐家的二樓正是她的房間,她告訴我,自己與荒木博士一樣也是位研究家,自大學時代就與荒木博士結緣成了好朋友……大概是如此的談話。之後,她遞給我張小紙,上面寫著『秘技01居合斬』。

我仔細端倪著這張紙,仍是看不懂這是什麼。「真菰小姐,這是?」我記得剛走出到館前,綠頭髮的那位館主也交給我一張類似的紙,但差別在於上方寫的是『振奮』。

「簡單地說,就是讓精靈們學會招式的方法吧!」真菰小姐很簡單扼要地說明。

竟然還有這種學習方式啊……而且,真菰小姐還補充,精靈有些技能不僅只能用在戰鬥中,也可用於日常一些事上呢。之後,真菰小姐說出了這次找我的重點:「唔,幫忙……不,我可拜託妳一件事嗎?」真菰小姐問,而我仔細的聽著。

「是這樣的,三曜市東北的角落有個叫夢之遺跡的地點,我想要棲息在那裡的精靈『夢娜』身上的『夢幻煙霧』,只要有個那個,就可以蒐集到更多訓練家的資料呢!除此之外,或許能再進一步開發成別的事物吧。」

唔,雖然我不太清楚真菰小姐要那個做什麼,但我仍接受了她的請求出發前往夢之遺跡。不過,不知怎地心情雖然興奮卻也恐懼,似乎恐懼著什麼不可預測的未來即將發生。




「啊,不如先讓銀學學居合斬吧!」走到夢之遺跡的路口我才想到這回事,而聽到我聲音的銀也自動從寶貝球內跑出,傻楞楞地直盯著我看。我摸摸他的頭,之後拿起真菰小姐給我的紙條,看了上面的內容。

"伸出鋒利的利爪,然後瞄準小樹砍下去"……

……這什麼?

這張紙條讓我有看沒懂,額到上冒出無言的汗。是不是只要跟銀這樣講他就會懂了呢?不過,我記得一隻精靈所能記憶的技能只有四個,這樣一來……必須讓他忘記技能,事情還真有些複雜,看來得好好篩選該學的技能了。進入夢之遺跡,我們在一處看到一顆小樹,他後方似乎有個通道可以進去,我便指令銀使用居合斬砍斷那顆小樹。

而要進入通道之前,貝露跑了過來。

「啊,雨淇,妳也在尋找神秘的精靈嗎?」她問我,我則不解地看著貝露。而她看著我一臉茫然的樣子,也不打算多說什麼,只是拉著我的手一起進通道,似乎是說:與其用講的,不如實際看看吧!不過神秘的精靈有那麼好遇到嗎?

進入通道後往後一看━━才發現這不是通道,純粹只是一道牆的後方;卻因為長年被門口的小樹擋著,而使內部雜草叢生讓我眼誤錯認為通道……

「話說回來,那隻精靈到底是怎麼讓人做夢的呢?」貝露有一搭沒一搭地問著我,而我仍處於什麼事都搞不清楚的狀態下。

神秘精靈?做夢?還有真菰小姐想要的『夢幻煙霧』……

有個想法自我腦袋油然而生,我開口問了貝露:「貝露,這跟『夢幻煙霧』是不是有關聯呢?」見貝露高興地點點頭,然後又繼續在附近走來走去找尋會製造出夢幻煙霧的神秘精靈「夢娜」,與我所推斷的一樣。

在附近繞了幾圈,有個像是精靈的叫聲響徹了雲霄━━

「雨、雨淇,」貝露的樣子看上去頗為緊張,「吶,妳有聽到嗎?會不會是神秘小精靈的聲音?好像是對面傳來的,我們去看看吧!」

我點頭示道,往聲音傳來之處靠近。在這個路程上,我發現『夢之遺跡』這地方貌似是什麼建築物廢棄後所遺留下的,有破牆、有大門、大型汽油桶、三角錐等等的。差不多跑了一段路,在我們眼前出現的是一隻漂浮在半空中的粉紅色小精靈。二話不說,我和貝露在不驚動小精靈的情況下一同拿起精靈圖鑑查看,因為她正在睡覺。

夢娜,超能力系神奇寶貝;被牠吃掉夢的話,夢的內容將會完全忘記,常常漂浮在空中。精靈圖艦解說到此結束,

「姆……姆唔?」夢娜似乎是聽到精靈圖鑑的聲音而醒來,看到我們倆人類正在她前方兩三公尺之處,嚇得牠立即跑走,而貝露為了夢娜而追了上去,我與她一同起步追上。貝露告訴我,夢娜這種精靈長時間與人類隔離,因此對人類容易感到害怕,千萬不可驚動牠。

我們停在距離夢娜有十幾公尺的地方,她的後方是一片草叢,看起來已經是夢之遺跡的底部了,不過為了不驚動牠,我們選擇將彼此距離拉遠。貝露稍為走向前一步,說著:「不要害怕哦,我們不是壞人。我是貝露,旁邊的是雨淇,我們都是訓練家,不是來傷害妳的。」她像是媽媽一般的慈愛及溫柔,讓夢娜感到沒那麼害怕,臉上的緊張也消除了相當多。

只是,由於在我們左方有一道牆長長地延伸到夢娜的周遭,而忽略那道牆後有別人的存在;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他們溜到夢娜身旁,並用網子硬生生地將套牢住牠。

「抓到啦━━!夢娜了━━!」一名身穿灰色連身衣的男子說道,在他旁還有位女性,看起來是一對拍檔。但,那灰色的服裝,還有頭上似乎是衣服部分的帽子,是隔外眼熟……

『我是等離子團的哥吉斯━━』思緒雜亂的腦中從記憶深處吐出這句話。對,他們是等離子團的人!是在唐草鎮廣場上護駕哥吉斯的那些人,完全一致的裝備。可是,他們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要把夢娜抓起來?

「喂、喂!快點,把夢幻煙霧交出來!」其中的男子粗暴地凌辱著夢娜,又是拍又是打,似乎把牠當作發洩用的沙包,而夢娜發出陣陣痛苦的呻吟聲。

那群傢伙━━!到底有沒有搞錯?前幾天還在那自我感覺良好地講要解放精靈並讓他們獲得與我們平等的對待,現在呢?現在呢━━?

「徐倫,朝左方的男子使用藤鞭!」我一聲令下叫徐倫毫不留情地朝其中一名等離子團的成員使出攻擊。這些人……到底是哪條神經斷了啊!跟本是一群瘋子!

「唔啊━━!可、可惡,疏忽了,有訓練家……」男子被徐倫的藤鞭擊退幾公尺,擊落在他臉龐上的藤鞭痕跡清晰可見,並硬生生地跌撞於地面上,而原本在他一旁的女子仍是用網子抓著夢娜。

貝露的表情十分猙獰,眼眶中的熱淚已止不住,於臉頰兩旁滑落於下。她大喊著:「住手快放開她━━!你們到底是在幹什麼啊━━!」

「嘖,」女子語氣十分不屑地回答著我們:「我們是等離子團,要從愚蠢人類解放精靈的等離子團!有傳聞說,夢娜和姆莎娜能釋放出一種叫作夢幻煙霧的神秘氣體,能製造出各種夢境。我們打算用那來製造出一種能讓人類產生想拋棄精靈的夢境……」

之後男子試圖再回到原位繼續逼夢娜交出夢幻煙霧,而此時我看了徐倫,雙方對上眼之際,徐倫已經知道我要做什麼了。

「徐倫,藤鞭!」

「警備鼠,克制!」

男子丟出精靈球的瞬間下令,讓警備鼠接住徐倫的藤鞭,並防禦自己不受傷害。

「使用瞪眼!在對方定格的瞬間過去使用藤鞭!」

「哈哈━━!警被鼠,克制解除!」

糟了━━接受到克制所忍下的攻擊是傷害者攻擊力的兩倍,徐倫被撞倒於地,使力支撐搖擺不定的身軀,再次站了起來。

怒視了對方一眼,舉足奔去,在對方尚未來得及防禦前使用藤鞭給予鞭打。對了,徐倫的特性之一:在危急之際草系技能攻擊會大幅提升!對方的警備鼠倒下,男子脫口而出:「畜牲,怎麼那麼弱」並將警備鼠收入寶貝球內。

我才知道,一直一來所一味認定的『訓練家都是喜愛精靈的』並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也有人,只是把精靈當作謀取利益的『工具』罷了。

「嘖,沒用的男人!就只是個小孩子還打輸了?滾開,換我來!」女子走向前將男子推至一旁,他又一屁股跌在地上。女子放開抓網子,一臉厭惡地直盯著我,並走了過來。看著她我的臉色也好不到哪去,我們彼此相互瞪著,然後她說:「喂,小妹妹……老娘可不像剛剛那個窩囔廢那麼好對付啊━━!」

「大姐,妳臉上粉底塗得真厚啊,連香水噴上也是意外的濃臭……」我揚起嘴角,因為在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想這樣講,她粉底真的塗的很厚,仔細看還可以看到龜裂的痕跡。

她只是使命將眼珠睜的老大,氣得不知道要說什麼,看她那樣子還真滑稽啊哈哈━━不對,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打敗她去救夢娜。看了一旁的貝露,她走到男子旁邊打算將夢娜解放,另一方面為了怕男子再次進行攻擊,並趁著他被粉底超厚大姐推倒在地的時候,往不該踢的地方狠狠地踢了一腳,之後只見他在地上痛苦地掙扎。貝露將夢娜抱在懷中安撫著她,並退到安全的地方以免受到戰鬥的波及。

徐倫看起來有些累了,我派出銀應戰。這場戰役的過程我就不多說,她的程度與那名男子差不多,應付起來不算難纏,換而言之就是挺好對付的。

女子臉上充滿不悅,走到男子屍躺……不對,是倒地之處,一手揪起他的衣領將他拎起,罵到:「搞什麼啊我們倆都輸了……這樣是要怎麼像哥吉斯大人交代啊━━?」

「不管了,繼續把夢幻煙霧交出來!」男子甩開女子揪住衣領的手,往正抱著夢娜的貝露走去。糟了,危險了,我衝到貝露前方展開雙手擋住男子去路,因為我們自己也知道,他們就算打輸了,也一定會用更強硬的手段搶奪夢娜。

本來陷入危機的我們這時出現了轉機:原本帶點陰森氣息的四周,發出了閃光。這是夢娜做的嗎?

「……你們在玩什麼?」

從閃光中走出來的人是哥吉斯。原本氣勢逼人的兩名成員一看到哥吉斯便變得啞口無言。

「我們等離子團的目的是為了讓精靈與愚蠢的人類分開,」哥吉斯說著。而轉頭一看,他們後方也有一個哥吉斯,再次轉個方向,兩個哥吉斯合成一個,最後在他們眼前說:「如果不能完成這項使命的話……」

「喂,這個不是……在招集夥伴的時候,通過演說欺瞞世人以達到征服人心的哥吉斯大人?」男子說道。

怎麼回事?從他們的口述當中的『欺瞞世人』到底是怎麼回事?等離子團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組織……但能確定的是,他們與我格格不入,是對立的存在。

「可、可是這時候哥吉斯大人出現的話不就代表要接受任務失敗的懲罰嗎……總之立刻道歉請求他原諒吧!」女子提議並與男子一同鞠躬道歉,不過之後他們倆就一溜煙跑走了,而哥吉斯也消失了。

四周光亮的氣氛逐漸消失,回到原本的樣子,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幻覺。這時,有一隻沒看過精靈出現在我們的身旁。拿起精靈圖鑑查看,才知道是姆莎娜。原來這一切都是姆莎娜為了救我們而製造出的夢境啊……

「雨淇……」貝露將手上的夢娜放開,好讓牠去和姆莎娜相聚,「剛剛那一切……都是姆莎娜製造出的夢境嗎?」

我點頭,十之八九會是這樣。不遠之處,我聽到了真菰小姐的聲音,她眼神閃爍地盯著這兩名夢幻般的精靈,興高采烈跑了過來。

「哇啊……」真菰小姐欣喜若狂地看著他們,而夢娜及姆莎娜留下一團像氣體,或者說是棉花狀的東西後就消失在我們的眼前。真菰小姐將那東西拿起來端倪一陣子,高興地說:「太好了,是夢幻煙霧!」

但緊接著,真菰小姐向我們詢問整件事的經過,我們敘述經過,包含等離子團中途冒出來以暴力搶奪夢娜、哥吉斯的出現等。而真菰小姐推斷是這樣的:姆莎娜是感受到夢娜的危險而過來搭救,製造出幻覺,至於和等離子團相關的事她並不清楚。

「啊,兩位,晚一點請到我家來。順邊一起喝的下午茶吧,這次真的太謝謝妳們了!」說完,真菰小姐帶著夢幻煙霧先回研究所,我決定要先到神奇寶貝中心一趟,貝露則是想要在找找剛剛的夢娜;之後相約在真菰小姐的家相見。




大概一個小時後我們在真菰小姐家的二樓集合,而她已準備好茶點等帶著我們的到來。在之後的幾個小時內我們三個女人話匣子一不小心就關不起來,等回神的時候竟然已經晚上六點了,本來想要今天前往下一個城市的計畫又……唉。

貝露跟我們講,剛剛那隻夢娜已經成為她的夥伴,似乎是喜歡上貝露溫柔這一點呢,相信她們以後一定能一同成長茁壯,啊,她還說,那隻夢娜是女的這樣,希望有天能替她綁上蝴蝶結,真像是貝露的作風呢。而真菰小姐研究仍在進行,雖然到現在我仍是不清楚煙霧的用意,只知道那對真菰小姐很有幫助就是了,另一方面慶幸沒被等離子團的人搶走真是太好了。

看著時間不早,我打算回神奇寶貝中心再住個一晚,而貝露則打算要在今晚出發前往下一個城市。聽她講才知道她身上有帳篷、睡袋這些,……只是她背包那麼小是怎麼裝下去的?算了,這世上難免有不合理的事情,就當作每個訓練家的隨身包都是四次元百寶袋吧……

在離開前真菰小姐得知我沒有帳篷那些用具一事,將家中珍藏已久且用不到三次的帳篷及睡袋送給了我,向她道謝後我回到神奇寶貝中心,在友好商店內補充一些商品,並買了一本筆記本,方便記載精靈的學習招式的方法。這晚我整理好筆記後就睡了,打算隔天一早就出發。

但沒想到━━竟然有人在前往下個城市的路上埋伏著我啊!

「早安,雨淇。」

在前往下個城市的路上,我碰上了裘倫。想必會有人猜是N在埋伏的……錯了━━!連我也很訝異埋伏我的竟然是裘倫。

「早、早安……」我嘴角有些抽動,看著裘倫臉上那不懷好意的笑容大可猜出他在打什麼主意了。

正確地說,我們是在出了三曜市後走一段路的某個轉角遇到,那邊同時還是間幼稚園兼神奇寶貝育幼院。裘倫說他昨天啟程後來到這,被小孩子纏上所以脫身不了,所以在這待到今早才出發;還補充說明,由於都沒有跟訊練家對戰所以渾身不舒服,然後很高興地看到我的到來。

……跟我猜想的果真一樣,徐倫,要開戰了!

恕我快速帶過我倆戰鬥的情況,其實跟以往沒有過大的差別,只是雙方實力有明顯增強,而本身分析戰術或操作精靈的能力我認為是不分上下的,但,我的好運仍是勝過裘倫。不過這時,發生了插曲!

「等等,這是什麼情況?」我看著徐倫身上的變化嚇得目瞪口呆,勉強擠出了充滿疑惑的那一句話。

裘倫仔細地看著徐倫,告訴我:「這應該就是,進化……」

「咦?」照他的意思說,徐倫要進化了嗎?

看著徐倫身上發出的白光閃爍著好一陣子,身形開始改變,卻因為被白光包圍住而看不清楚。等待白光消失,我與裘倫急忙拿起精靈圖鑑查閱━━

『皇子蛇』,徐倫從葉藤蛇進化之後的型態,比原本高了約二十公分有,身形也更加地優美,散發著一股貴族的氣息。我將她抱了起來,她很高興地對我笑了,而本來在寶貝球內的銀發現外面有異狀並從中跳出來,看到徐倫進化了他很驚訝呢。

裘倫看著我,並對自己喃喃自語著什麼,正當我想問他時,後方傳來了喊叫的聲音。

「讓開讓開讓開━━!」

那人口氣十分地糟糕,我們幾個自動往一邊閃去,但,從我眼前跑過的━━錯不了,又是等離子團的人!我本來想追上去,卻被裘倫抓住了要我先看一下後方:貝露帶著位小妹妹正跑了過來,見到我們她停下腳步歇口氣。

看樣子她追得很喘,休息一段時間才開口說話:「大、大事不好了,呼……呼……」她吞了口氣繼續,「小妹妹的小精靈,被、被剛剛那些人搶走了啊━━!」

「那還等什麼━━!快去搶回來啊!算了,貝露妳顧好小妹妹,我去!」裘倫一向是正義感十足的人,面對這種事衝第一的總是他,其實我與貝露也有受其影響,所以對於等離子的超乎常理的行為相當地憤慨。

我走到小妹妹的身旁端下來,摸摸她的頭說:「不要緊的,我們一定!一定會把妳的精靈帶回來的!所以,乖乖聽貝露姐姐的話好不好?」

她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眼眶含著淚,向我點了頭後便抓著貝露哭了起來。我對貝露點頭示意,之後,追上裘倫的腳步。看到他的身影時,他在一個洞穴的門口處,他往洞穴比了個手勢,要我往這走,之後先進去,而我也加緊腳步跟上。

洞穴內有點暗,還有很多野生的精靈出現,嗯……或許在這裡能遇到什麼不錯的夥伴吧!看著前方不見裘倫蹤影,我決定先來尋找新夥伴━━滾滾蝠!沒錯,在離開三曜市前我特地到了學校查了一下附近有什麼野生的小精靈,發現在洞穴內有一種名叫滾滾蝠的超能力飛行系小精靈,看到牠那如棉花團的外表我就被他吸引了!

不過老實講這是我第一次抓野生的精靈……心中充滿著忐忑不安。走著思考同時,我覺得有軟軟的球狀物體撞到我的額頭,抬頭才發現竟然是我肖想……不對,期望已久的滾滾蝠啊!

「啊,出現了!徐倫,使用藤鞭!瞄準那隻滾滾蝠!」我下令後徐倫便立即伸出鞭子往滾滾蝠擊去,而銀則是跳上我的肩膀觀戰。

不過,草系的招式對於滾滾蝠好像不起什麼作用。

「徐倫,撞擊!」徐倫迅速的身子穿梭在黑暗的洞穴,藉著四周都是岩牆的地勢順勢跳到與滾滾蝠相同的高度並給牠一記撞擊!滾滾蝠體力變得衰弱,飛得高大幅降低,想起荒木博士說著小精靈趁這時捕捉是最容易的。

於是,我拿起離開三曜市前所購買的治癒球向滾滾蝠投擲過去。粉紅色的球體在半空中展開,發出紅色的光芒包圍住在地上幾十公分高打轉的滾滾蝠,搖擺不定的球正在地上與其內的滾滾蝠掙扎……

嘟、嘟、嘟━━

治癒球停止搖擺,看來是收服成功了。我歇了口氣並將球拿起來,二話不說喚出新的滾滾蝠夥伴。同時藉機說明,治癒球的有可以讓被收服的小精靈回復體力的特殊設計,所以滾滾蝠出來的時候是精神百倍,與初次見到牠的時候一樣健康。

拿起圖鑑查看了一下,是公的,個性很冷靜,然後容易陷入發呆。我雙手扶著他,並看著鼻子上的愛心,正決定他的新名子。

「愛心啊……那麼,你就叫拉弗吧。」拉弗似乎也挺高興的,不過新夥伴加入後就要繼續最重要的事━━搶回小妹妹的小精靈!「拉弗,麻煩你感應一下洞穴哪兒有人,我朋友應該在那裡。」

拉弗聞言後飛到較高的上空,仔細聆聽著洞穴內的動靜,發現後便往所在地飛了過去。我們發現裘倫,再他前方不遠處有等離子團的蹤跡,於是我想到一個方法。

「裘倫,等離子團的人就在前方對吧?」我跑到裘倫旁邊問,他向我點了頭,「我有個好計劃,做好準備囉!」

裘倫皺著眉看我,我給他一個不是很善良的微笑。「徐倫、銀,回到寶貝球內吧。」裘倫見到我將他們收回球內有些驚訝,然後我看著拉弗說:「拉弗,麻煩你刮起強風將我們打飛到等離子團成員那邊吧。」

拉弗看起來有些訝異,畢竟這一擊多多少少會造成我們身體上一些傷害,不過這卻是能追上等離子團的好方法!我再一次請求拉弗狠下心地將我們打至等離子團成員那兒,裘倫也請求,已經準備好要孤憤一擲了。

最後他點了頭,用那小小的蝙蝠翅拍打周遭的空氣,形成劇烈的強風,並配合著念力使我們身體變輕盈,以便加速速度趕上等離子團那些人。「拉弗,可以了!解除念力!」到達等離子團他們上方時我下令,這是第二個作戰━━壓得他們起不來!還可以防止他們又想逃跑。

「哇啊━━!」

兩個帶著精靈逃亡的等離子團成員被我們壓得直哀嚎,並趁他們還無法動彈時迅速地找出小妹妹的精靈。看向一邊裘倫,他找到了,小心地收回至他的背包內。只是那兩名等離子團成員發現我們後,拿出自己的精靈準備作戰!

我們退後了幾步,然後發現,這兩個人並不是昨天我跟貝露在遺跡那見到的那兩個人。由此或許可以證明:等離子團的人很多,是個相當龐大的組織。但,他們卻是以武力強奪他人的精靈,絕對不是什麼好組織吧!

「拉弗,拜託你了!」而在我一旁的裘倫也與另一名成員開戰,雙方皆為了一個單純的理念:不能讓精靈落入這群裡的手中!「這些搶人精靈的小偷怎麼那麼理直氣壯啊?」裘倫在一旁向我碎碎唸著。

因為他們的持有精靈都只有一隻,所以很快就分出勝負,只是沒發現他們那裡還有另外兩個埋扶好的成員前來支援他們。那兩個人看起來是對雙胞胎,向我們提議出雙人對打,裘倫只是笑得很有自信對他們回答:「我和雨淇自小玩在一起培養出的默契是不會輸你們的!阿山,決定是你了!」

「拉弗下來吧,去吧徐倫!」我將徐倫從寶貝球內喚出,與朋友攜手對打我可是第一次呢。「使用生長!」我對徐倫說。

「瞄準右邊那隻警備鼠使用火苗!」

裘倫很小心地下令阿山,深怕一個不小心就會燒到徐倫。敵方的警備鼠對我們的精靈使出啃咬,不過這些傷害都不是很大。

「徐倫━━綠葉颶風!」這是徐倫再進化前剛學會的,還沒有實際使用過。她以樹葉做出一個小型龍捲風,並往警備鼠那方投擲過去,將他們困入其內。「阿山使用火苗,纏繞在颶風上!」這火與草結合的龍捲風讓兩隻警備鼠受到嚴重的創傷,一同倒下。

雙胞胎兩臉色沉重下來,收回他們的精靈。「我們日以繼夜地想從你們這些訓練家手上解放出精靈……」

「用搶奪的方式就是違法的,這根本就不能合乎常理可不是?」裘倫答。

「你們懂什麼,你們這些訓練家也只不過是讓精靈一再地受苦……!」

「那你們呢,搶奪來的精靈就不會受苦的嗎?」我提高音量對他們兩個吼著,聞言後兩人也不敢再多說什麼回應。隨後一陣尷尬,那四個人就摸摸鼻子走掉了。

裘倫走到一旁靠著牆喘口氣,說著:「搞不懂……那群人。為什麼說精靈是在受苦?彼此之間以信任為出發,用愛來培養,也不是利用他們,只是想跟他們在一起……雨淇,與精靈同行的這段時間,妳也覺得很快樂吧?」

我點頭,完全認同裘倫說的話。

「呼……走吧,我們將精靈拿去還給小妹妹。」他離開牆邊,往洞口走去。

回到了原本與相遇貝露相遇的地方,我們將小妹妹的精靈歸還,拿到自己精靈的片刻,小妹妹露出甜美地笑容,並以治癒球給我們當作謝禮,讓我們心情愉悅不少。之後,貝露打算送小妹妹回家後在出發,而裘倫先走了,我則打算到幼稚園內附設的訓練家休息區休息段時間再出發,畢竟也該吃午餐了。

「那麼,我們之後再見。」裘倫說,揮手後往交叉口另一方離去,貝露也帶著小妹妹回到三曜市,之後在踏上旅程。我折返到有幼稚園的那個地方,到它隔壁的精靈保育院歇息一會。

看著媽媽給的地圖,下一個城鎮是七寶市,道館訓練家聽說是普通系的達人,這麼一來……要去尋找格鬥系的夥伴了。算起來我的精靈真的是三人之中最少的,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一旁的徐倫與銀吃完飯後已趴在地進入夢鄉,而拉弗則找了一處可以讓他倒掛的地方休息,看著他們幸福的姿態心情平靜很多,這幾天被等離子團搞得心神不寧,終於有可以好好放鬆的時候了。

等離子團現在除了以武力搶奪精靈、宣稱要讓精靈們獲得自由外,我認為還有別的陰謀,而那才是等離子團之所以會變成這樣一個危害世人的危險組織的『源由』。而我也下定決心,在旅程結束前,一定要徹底毀滅掉他們的野心……就帶著━━徐倫他們,徹底摧毀掉他們的陰謀!

下午三點,徐倫他們睡飽醒來,我也休息得差不多,向提供我們地方休息的老爺爺和老婆婆道謝,我們便踏上了三號街往下個地點━━七寶市,繼續前進。

留言

Secret

GS系列大力支持 ☆
﹡不是替身是本尊

麥淇

Author:麥淇
★ JOJO狂熱
★ 海賊王狂熱
★ Unlight狂熱
★ ポケモン狂熱
★ ときメモGS狂熱
★ 希望能成為替身使者♥

﹡應援團應援
﹡媽媽我新增了
﹡友達連結♥
﹡好站推出去!
Cyan Crown
﹡文海無涯別棄坑
﹡無駄無駄無駄
﹡ドロロロロロ
﹡小型流言版
﹡噗浪噗不完
搜尋欄
ゴゴゴゴゴ
やらないか?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